[年過・過年]

週二開會,有人忘了關麥克風。有些人很喜歡重複別人的詞而且怪聲怪調的壞習慣。speaker講了fantastic,結果就聽到一個男的用假高音重複著fantastic~fantastic~fantastic~,超尷尬,我想那個女speaker心裡一定在幹拎老師,你fantastic,你全家都fantastic。

最近Clubhouse很紅,但這麼資訊瑣碎化的東西,我真的很容易睡著。好像大家都有千言萬語想說,但事實上我們都太平庸無趣了,沒人想聽。資訊已經爆炸到遍地都有精煉的內容,都快沒時間看一本好書,讀一篇有趣的文章。人生太短,所以我們要聊到天荒地老?而且CH沒有遵守歐盟法律,把個資傳回美國,現在已經被德國聯邦消費者者協會警告,會不會開罰就不知道了。數據一旦給了別人,就已經晚了。如果FB/IG拿到的是你虛擬生活的人際圈,那麼CH拿到的卻是你現實生活的人際圈。臉書有你的照片,CH有你的聲紋,不知道臉書會不會想把CH買下來呢。

德國人問我小年夜跟大年夜有什麼差,一時答不上來(好像要吃湯圓之類的)。就隨便回那是preparty,就是要進舞廳前先喝個半茫之類的。重頭戲在後面,但前戲也很重要,一體的兩面。除夕聽了一整天中國娃娃,懷念一下以前被日日轟炸的年味,像是走進了屈臣氏,庸俗市井愛恨交加。年節就是一個充滿衝突但有著奇異溫暖的日子。那無處可避的紅色,那鋪天蓋地的恭喜,像是在紛亂的人世中,藏著幾日不帶愧疚的享樂和盼頭。過去再糟,都有重新開始的機會。晚上要去朋友家圍爐,居然還擬了菜單,太有才。以前過年真的是鞭炮牌局玩到爽,有爭吵有歡笑,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裡聚集那麼多情緒好瘋狂。年菜總有阿婆的奶頭粄、風鴨;外婆的滷豬腳、大腸煎。長大後不再回鄉過年,則是最喜歡假鮑魚跟芋頭火鍋。也許我們懷念的,都是那虛構記憶中的美好幸福景象。

除夕夜打麻將打太晚,自摸一次,總共輸了兩歐。大年粗一整個沒睡飽好累,果然年紀大了就很難熬夜。睡眠不足還要上班變得很暴躁,不過看到院子有路人邊走邊對著手裡的牛奶說話,我就覺得天下無巨細,只怕有心人。大過年的都要絞盡腦汁說吉祥話,沒想到「也是異性戀」比「也生意興隆」要熱門多了。 每年都會固定抽個幸運餅乾,像是海外油子的無奈習俗。今年抽到「來自遠方的好消息」,大囧。遠方是多遠啊,是對樓鄰居還是火星?抑或是來自停在M31仙女座星系旁的母艦?是終於可以回娘家了嗎?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