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癡傻]

全球確診人數已經破一億了。台灣表現得已經夠好,大家要對自己有信心,希望這次能夠很快撐過去。最近常常一大早就被喜歡在傍晚吸地板的樓上新鄰居吵醒,鄰居超早起,而且步伐急促沈重(好擔心她的膝蓋),每天都風風火火給人壓力山大。今早醒來外頭負六度,暖冬這麼些年了,好久沒這樣冷。話說為何台灣最近在瘋肉桂卷?歲寒三友我真的無法。

週五晚上大雪,昨早雪終於停,出了太陽,遍地積雪,人滿為患,一堆家庭帶著雪橇準備去公園滑雪。到處都是有點融化的雪偶,有點悲傷有點荒謬。非常時期還是要自己找樂子,約了朋友來柏林天母逛市集(為何市集還開著也是個謎),一不小心穿得太厚,只剩手指頭在冷。市集裡的日本大阪燒真美味,好適合酸中帶甜的週六午後。

有天中午把奶油乳酪抹到巴給上之後才發現,乳酪似乎有點發霉,但想說抹開了應該OK(自以為稀釋了)?吃完後幸好沒有肚痛,大概抵抗力就是這樣練出來的。在超市買了草莓吃。通常都頗抗拒,因為常常吃不完很快就發霉,還好有小盒的,兩天可以解決,這次全部倖存。這裡的Latte不像水,但這裡的草莓特別脆。每次吃起來都像在吃蘋果咔滋咔滋響,不怎麼甜,但我有煉乳, 煉乳就是甜食界的醬油膏。買菜時也發現了新魚丸產品,興沖沖買回家當晚餐火鍋料煮,開鍋後魚丸全消失了,原來是類似章魚小丸子的東西,不防水,突然覺得人生好難。

開讀胡遷的《牛蛙》,太過絕望。對於他的虛構,哪怕有百分之一的真實可能性,都令人膽戰心驚。他說:

虛無是站在路口,此路口有很多條通向各個方向的道路,每條都看不到盡頭,周圍也什麼都沒有,並非是走向那些無盡頭的過程,而是此時所在的這個位置,看起來還有諸多可能,甚至每一個區別都很大,但都不如站在這兒好。

記得離台前的那個夏天,心悶想發洩,騎著自己的小一百,繞了半個台灣。早上六點出門,先上北宜到宜蘭,然後蘇花到太魯閣,中午上中橫,穿過大禹嶺、武嶺到清境。下山經埔里、草屯抵達豐原,在頭份接台一線再飆過新竹、中壢,桃園,新莊,直至台北。午夜十二點整踏進家門,總共騎了540公里,加了六次油。記得老爸那時還沒睡,問我怎麼臉這麼黑,我就說今天空氣不太好,不敢說我去了中橫一趟。記得那時只帶了兩件短袖跟一件薄外套,沒想到武嶺大霧超冷,當我騎著車從霧裡緩緩現身時,在停車場吃茶葉蛋的遊客滿臉恐懼,看到穿著這麼少、只戴了頂半罩安全帽,還騎著小車的男子在山上出現,感覺是見鬼了。那時好喜歡北宜彎路的風景、宜蘭稻田的清香、花蓮海岸的蔚藍,太魯閣峽谷的清涼和萬大水庫的安靜,整路上腦中重複播放著張雨生的〈河〉,等到昏黃。十八小時的旅程中,唯一迷路的地方就是中壢,氣噗噗。幹年輕真好,現在連出門去巷口買菜都覺得好遠,等到癡傻。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