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黑膠]

覺得新颱風叫烟花好美。蒲松齡寫過「長街長,煙花繁,你挑燈回看;短亭短,紅塵輾,我把蕭再嘆」。烟花似前塵,烟花如今生,最後還是繞過了台灣。畢竟煙花七月下揚州,直把杭州當鄭州。德國暴雨洪水來襲,因為停電一晚,老舊的冰箱壞了,也成了受災戶。買了台新冰箱,把之前雜七雜八的磁鐵貼紙也移了過去,冰箱門就是用來放無用。回憶不需要被打擾,只需要找個角落遺忘。人生就是在看見了當沒看見中反反覆覆恍然初見。

大疫暫緩,失心瘋陸陸續續購入了十三張黑膠。方便王新專輯真的好棒,就像從前那樣方便,信手拈來輕鬆自在。愛或和平題目太大,大概也只能多愛自己一點跟自己和解。而藤田正嘉的《Bird Ambience》則好有愛。木琴總是給人溫厚寬容的感覺,即便再爆烈,像是伸出雙手就可以承接所有墜落,是芸芸眾生踽踽獨行時突然回眸一笑,問著我們怎麼還沒擁抱。

收到了IIKKI第十四輯,日本攝影師梶岡美穗跟兩位音樂創作者Ian Hawgood、Craig Tattersal合作的攝影集與配樂。邊閲邊聽,同樣好愛。外頭大雨初歇,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褪色的味道,像是預見了花凋的未來,所以在塵泥中就先習慣了侘寂。雲被飄過的雲飄過;人被錯過的人錯過。繁花盛開蝴蝶自來,亦無悲喜。

入手了一套Keith Jarrett四十五年前的日熊演唱會十張唱片,花了我三天才聽完,棒到沒話說而且品相很好,覺得非常值得。然後又買了一套重新出版的五零年代Neuf,是當時只有二十四歲的法國學生Robert Delpire所創辦的前衛雜誌,九期橫跨三年,也好喜歡。

去了道地日本拉麵店,天高氣爽坐路邊大吃大喝,炸雞拉麵陽間美味。好久沒喝彈珠汽水,從來搞不懂把彈珠拿出來的竅門。渾圓的章魚燒很可愛,但不撒柴魚撒蔥花是不是唯一死刑啊。吃拉麵時順手買了一件科隆大教堂(假)聯名T,溏心蛋真可愛。其實大教堂周圍都有人亂尿尿,泡在拉麵裡不是很理想。

在路上看到女性抗議海報。女性主義的話題似乎很容易被炎上,其實女性主義一直在深化與改進,學院派已經發現跟社會運動派的脫節。但就像任何主義都有其脈絡與侷限,沒有共識基礎的討論很容易雞同鴨講。對我來說最簡單的一點就是「不要跟女性說她們該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尊重是最起碼微薄的。特別明顯落差是,女性主義或是她所包含的反抗,對一些人來說只是茶餘飯後的討論話題。但對很多女性來說,那是賴以生存的精神支柱,是救命的逃生包。從前的封建父權只是被資本賦權更無孔不入罷了,這個時代沒有什麼大和解,頂多就是「誰也別為難誰」而已。不要為難女性是可以從身邊做起的。

去年從台灣回德國時,下飛機後發現小黑的一個輪子不翼而飛,送去給華航特約公司,結果他們說無法修,只好又送去瑞莫蛙工廠,前前後後搞了半年以上。最後終於換上嶄新的輪子,希望小黑還可以陪我再戰十年。斷捨離太難,我們多半是修修補補過一生,為的也不過是當絕情的時刻到來時,不那麼痛。

因為大淹水,不少軌道受損車班大亂,果然讓我回柏林時接不上下一班車,只好在陌生的城市待上一個小時。還好天氣不錯,就當作微旅行。走去老城逛逛,路上沒什麼人,德國商店街通常都長得一樣,頗無趣。不過再怎樣無聊的城市大概都會有些亮點,比如可愛的貓巷。還好老城離車站很近,來回一趟剛好當散步。大教堂旁邊還有可以互動的動物雕像,小女孩一邊尖叫一邊玩弄它們。離開老城時,兩群青少年在路邊打架,然後女友們在旁邊勸架。小城匆匆一瞥,他人的生活果然離彼此都很遙遠,還是相忘於江湖對大家都好。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同時又不在一個世界。

今年還沒吃到西瓜,收到一顆超迷你的,在台灣種出這麼小的西瓜是不是要去坐牢啊(奧客口吻)。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