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無憂]

公寓附近新開了兩間手搖店,bubble tea 真的越來越熱門。其中有家還賣珍珠可麗餅(但可麗餅入珠我無法),我覺得台灣飲食「沒有極限」的精神終於走向全球。天氣好坐外頭吃東西,都會有一堆胡蜂來搶食,他們最愛吃肉、甜點跟啤酒。沒辦法只好盡快把蛋糕吃完,結果有隻胖蜂在空空的盤子上滑了一跤還翻滾一圈(難道是在撒嬌?),莫名有喜感。吃完蛋糕肚子還是有點餓,回家後把前一天買的蘋果派拿出來吃,一口咬下去,幹居然沒餡,裡頭空空蕩蕩,是不是唯一死刑阿。

公司高層希望大家可以常來辦公室,結果這週就病了一半的人,為什麼這麼噎洨講不聽,疫情是給我結束了嗎?而且有個同事每次放完長假就給我生病請病假,煩死。公司辦了喬遷派對,大家瘋狂跳舞,沒想到我老闆突然衝進去大跳街舞,還地板動作單手旋轉,我整個嚇呆,真的深藏不露。

週五去看了張徐展的紙紮作品,他被選為德意志銀行2021年度藝術家之一,在柏林的PalaisPopulaire展出。《動物故事系列》紙偶動畫好厲害,取材東南亞的鼠鹿民間故事,結合台灣傳統技藝和跨國文化碰撞,眾聲喧嘩多重轉譯,非常有趣的作品。週五還偶遇HR Giger的展覽,他就是創作異形的瑞士藝術家。展場超級逼仄,很像奪魂鋸會出現的場景,能找到如此合適的地方也太強。Giger為了Alejandro Jodorowsky十四小時長的Dune電影設計的桌椅後來沒派上用場。Frank Herbert的版權之後又被轉賣出去,David Lynch最後有拍成,但也不賣座。我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人都覺得外星生物都要黏黏答答,說不定他們也跟我們一樣喜歡清爽不油膩。

來了柏林這麼久還沒去參觀無憂宮Sanssouci,天氣大好終於成行。連看三四個宮殿,都被金碧輝煌痲痹了,繁複華麗的裝飾鋪天蓋地,腓特烈大帝算得上是能文能武又有錢的甲甲,而且他的法文比德文好。他去世的時候只想葬在愛狗旁,而這個願望直到他死後兩百年才實現。很少看到雞雞這麼大的雕像,大概是拗不過國王喜歡吧。只是百年之後,不知道國王會不會欣賞Andy Warhol用他肖像來創作的普普藝術?

開始落葉,街道一片金黃。中午坐在街邊吃日本料理,上次來訪已經是去年的事,時間過得好快,眼看冬天就要擠走秋日,只好在蕭瑟來臨前多吸幾口秋意。吃飯時,阿嬤拉著買菜車,沿路兜售柏林的大誌「收穫」報紙,跟各地的街頭報紙類似,由藝文工作者或學生設計師贊助,讓社經地位較低的人可以藉由販售來糊口。疫情看似消退,但所帶來的衝擊才正要顯現。大部分的人都是活著容易活得明白難;有些人則是活著也不容易。只是這個年代,真的誰也顧不了誰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