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巴黎]

德鐵大罷工,車站冷冷清清。年過半百的阿伯穿著短裙絲襪,踩著十公分的細高跟從我面前自信邁過,阿我好怕他跌倒。 上週是科隆延期的驕傲週,路上還是一堆熊,科隆就是以熊出名的城市。我們終究是活在泡泡裡,畢竟那是安全的所在,突破同溫層不是遞刀給別人刺向自己。那純粹就是蠢了。

還好Thalys沒有罷工,坐了快四小時終於抵達巴黎,屁股好痛。兩年沒來,希望這幾日巴黎能善待我。隔天午餐去了在巴黎最喜歡的餐廳之一,金鵝每次都好吃。鴨胸超大又嫩,Crème Brûlée跟臉一樣大,吃一餐飽整天。

來巴黎這麼多次,終於造訪奧塞美術館。因為疫情所以限制人數都要預約,其實逛起來很舒服。看到許多名畫,親眼見到還是感受不同。以前都覺得印象派的畫作解析度超低,但只要瞇眼或站遠一點,就很像照片,根本是省顏料來著的(被眾多美術老師揍)。看到梵谷,還是想到他苦命的一生,那鮮豔魔幻好諷刺。有貓入畫都加分,感覺所有的貓咪都很不情願,長腳貓根本謊報身高。當代的貓咪想必還是比以前的貓咪幸福一點吧。除了莫名的裸女畫(自以為古代女人閒閒沒事做就只會在樹林裡牽手跳舞?),還有一堆自戀男人畫。非常喜歡一幅用扇子遮住臉龐的女性畫像,像是隱喻般呈現那些被揭露與掩飾的性別面目。那個遮臉露腿的動作就是權力的展現,那是說我想給你看什麼不想給你看什麼的決定。當然也不排除畫家是腳控啦。

羅浮宮對岸是一排高級訂製服店跟古董店,巨大的雞雞雕像在櫥窗展示著。這大概是在說,當你有錢時,再怎樣巨大的雞雞你都買得到吧。走了一整天,腳快斷了。晚餐吃台灣梅香鹽酥雞,好懷念,居然出現三色豆,還好沒有紅蘿蔔。吃完又買了一杯芋香布丁去公園喝,超飽。法國人真的很愛坐在水池邊(或路邊)發呆聊天,只是公園都是沙地,有人走過或跑過就塵土飛揚,幫大家補充礦物質,這或許是法國人偏瘦的原因吧。

昨天出門在巷口遇見坐在腳踏車前座的聖伯納大狗狗,主人載著它吹風,笑得好開心。根據統計,小巴黎至少有三十萬隻狗(全法有七百五十萬隻),法國是世界上狗人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陌生人常常在路上因為狗狗相遇就開始聊起天,真的是一種社交方式。公園也常常會有一區狗狗園地,讓狗狗們也可以換賴一下。每次造訪巴黎都覺得路上狗屎有逐漸變少的趨勢,若不是巴黎人漸漸變得更環保的話,那就是老狗都走了吧。

那日散步經過Porte Saint-Denis,天氣很好,大中午的已經有很多中國阻街女郎在路上,有些還有男友陪伴?在異鄉生活也真的不容易,花都雖美但轉角便能瞧見殘酷,也許大城市皆是如此,每次到巴黎都會看見一些處於崩潰邊緣的人。以前日本辦事處還有專門在輔導崩潰的日本遊客,因為美好的幻想在現實面前破滅。

在巴黎時去了跳蚤市場。通常分兩種,一種是古董市集,另一種是垃圾分類,兩種我都很愛。以前還能在跳蚤市場撿到好相機,現在通常都過於昂貴。鬼月最適合逛,畢竟全是死人的東西,跟中元普渡拜拜有點像,讓那些飄蕩的靈魂得以互加賴。有時也很喜歡去翻家庭舊相簿,總是有種人生在世不必強求擁有的釋懷。

跳蚤市場在蒙馬特,於是就順道去了聖心堂。每次到蒙馬特就想起邱妙津,某日德國朋友傳訊息來說她正在看《鱷魚手記》德文版,很喜歡。她的日記我一直沒看完,太私密太堅決,太讓人膽戰心驚。也許她說的沒錯「人跟人的關係最後是靠意義不是靠情緒」,只是意義需要詰問,而情緒用感受便可,前者好難。下山後找了間咖啡廳吃飯,第一次嘗試土耳其蛋,一端上桌嚇死拎杯,還以為是紅油抄手。結果完全不辣,基本上是半熟蛋加優格,非常神奇的滋味。我至今還是不知道那紅色的油是什麼,大概是鱷魚的眼淚吧。

去今年夏天重新開幕金碧輝煌的Samaritaine百貨找朋友,曾經是媲美小北(朋友語)的平民百貨,如今幾乎全是一線名牌。隨便翻了一下B牌風衣,要價一千八,朋友說他以前在台灣買也才三百。大概這一千五的價差都是廣告費吧。

吃完晚餐跟好友散步,傍晚微風舒適,走在河邊飄飄然。因為疫情兩年沒見,像是有聊不完的話題,說不盡的人生。夜色太夢幻,時間太短暫。看到被燒毀正在復原中的聖母院好感嘆,法國人真的愛搞砸事情,然後糾正錯誤再大肆慶祝。但巨細靡遺地紀錄每個復原的經過又讓人佩服他們對於文物的重視。收假前最後的大餐,跟好友們去吃了日法創意料理。想說去高級餐廳穿個長褲,但整天高溫熱死拎杯,結果一堆人穿短褲,覺得自己又是何苦。六道菜最後也莫名飽,三道前菜都好吃,尤其是那個神秘茶碗蒸配上炙燒鮪魚好令人驚艷。主菜上魚跟牛排,照燒醬愛好者我覺得配Angus牛排也不錯。甜點有芝麻奶油超美味,可惜居然沒有抹茶。

週日等朋友一起看Pinault Collection,時間還很多想說找個地方喝咖啡,路過一家餐廳,捲髮帥小哥笑著跟我打招呼,啊就這家了(腦波超弱)。居然還有沙發,咦也太舒服了。一位韓國妹對著我拍照其實是在偷拍帥小哥服務生吧。聽朋友說巴黎今年沒有夏天,剛好現在才熱起來,巴黎果然沒有辜負我這麼愛它。作為私人收藏美術館的Bourse de Commerce(巴黎証交所)於今年五月開幕,由安藤忠雄操刀修復與改建,環狀清水模相當壯觀。 中庭是來自瑞士Urs Fischer的全臘雕像裝置藝術,由頭頂開始點火,每天都會融化一點,斷肢殘臂落在地上,又驚悚又美麗。不知道燒完會發生什麼事,但至少還沒燒到雞雞,一切都來得及。

在巴黎最後一日,吃了日式豬排配紅豆芋泥小確信,飽到喉結。朋友送了一堆可麗露、台灣芋泥酥跟瑪德蓮當伴手禮,感動到撐。離開炎熱的巴黎收假回營,每次去戴高樂機場都覺得是在養雞場孵蛋,超小超擠沒有距離。柏林才十三度,第一天上工就被一堆壞消息轟炸,沒想到熱水器還壞掉,幹收假真的生無可戀。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