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

二零二零進入倒數六十天,但恐怖情人不甘心不放手,愛不到就毀掉步步逼近。先是維也納發生恐攻;美國大選開票開到錙銖必較天荒地老;德國單日確診站上兩萬高點;然後美國好友傳來消息準備抗癌。冬日敲門,溫度下探攝氏一度,結果熱水器就壞了。本來維修人員隔天要來修,等了半日沒出現,後來才通知說他半路去做摳咪檢驗,因為他兩個同事都確診了。我很平靜,古井無波,反正世界快毀滅了,對於二零二零已無妄念,頭過身就過都是騙人的,因為鄰門一腳很可能會讓你卡在那。

週末把荒廢已久的古埃及文拿出來複習,在這個時候多唸點咒語大概有點好處。又看了黃麗群採訪郭英聲的《寂境》,談的是一生,說的是孤寂。郭英聲說

我心裡總有這樣一個畫面:兩列火車擦身而過,透過車窗的玻璃,兩個陌生人在幾分之一秒裡交會了眼神。他們給彼此的全部,對彼此的全部擁有,就是這一瞬間。

我心裡也一直這麼一個畫面,那是屬於機遇高潮後的動物感傷。

想起以前法國公寓窗外正對著老教堂,常常看到一群群彌撒的人們、婚禮賓客、葬禮隊伍。後來不知如何養成了在週日早上聽莫札特的安魂曲的習慣。讚美天主終究與安撫靈魂沒有關係,畢竟承平時期一般人很難活得如此波瀾壯闊,那些晦澀的拉丁文只是靈魂糾纏的指符。真正撫慰靈魂的大概就是樂章終結後的死寂,那種「啊,終於結束了」的解脫。

算來好景只如斯。惟許有情知。尋常風月,等閒談笑,稱意即相宜。十年青鳥音塵斷,往事不勝思。一鉤殘照,半簾飛絮,總是惱人時。

納蘭容若〈少年遊〉

即便往事不勝思,但許有情知,只是鼠年一大半,多是惱人時。把供桌祭壇整理了一下,誠心地抽了根籤問了地球今年最後幾日的運勢。辛亥籤,漢昭君出使和番:「陰世作事未何同,雲遮月色正朦朧;心中意欲前途去,只恐命內運未通」。望大家保重,身體康健。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