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瑟・幻花]

週二中午跟朋友約吃飯,他晚到了些,我一個人站在街頭發呆,陰暗蕭瑟的秋日,只有枯葉在地上捲動,夾雜著公園傳來刺耳的嘻笑聲。早上緊急開會,之前抗癌的同事,三十歲左右,上週日走了,治療才不到半年。在寒冷刺骨街頭站了十多分鐘,好像什麼都沒想,好像什麼都想到了,但其實什麼都不敢想。人的生命如此脆弱又如此堅強,一但消逝,真的什麼都留不下。

週四長途跋涉回到科隆,一到家就看到來自法國的包裹,之前預購的IKKI山本昌男的攝影集跟白膠終於到了,現在真的需要這種幽靜空靈之聲。週末重新把橫尾忠則的書封設計全集找出來看。瀨戶內晴美(內寂聽)很多書都是橫尾設計的。最喜歡《幻花》那套,記得當初特地從日本越洋購入,書齡比我還大。內晴美(目前九十八歲)本身就是個故事很多的人,跟老師相戀生子移居中國,後來跟老公的學生私奔回日本,成為作家。中年想當修女無法,轉而出家,拿了一堆文學獎又上電視。人生起伏轉折,所有故事大概都是血淚積成的。

去了好友家吃彌月油飯,拿到台灣酸梅,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加到啤酒裡。萬聖節夜晚路上超多人,酒吧整個滿到大街。德國下週開始實施嚴格的防疫措施,大家不醉不歸,今宵有酒今宵醉。大概就是邊念法華經邊吶喊的狀態,不知是明天先來還是無常先來,但我多半猜是摳咪先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