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鳥驚]

這週德國破單日確診紀錄,上了七千,漫漫冬天才剛開始。柏林市政府則是推出抗疫新廣告:「對所有沒戴口罩的人比中指」,下面寫著「我們遵守防疫規定」。到這個時候還要出動阿嬤來比中指(累不累嬤啊),你就知道還是有很多人不戴口罩。

週四台灣同事的室友剛確診,她傳簡訊來整個大崩潰,因為她剛好偏頭痛還滿嘴苦味。先安撫她,叫她也去驗驗,說不定沒事,第一次覺得摳咪十九離我這麼近。她室友其實也是一整個天,她規定他除了上廁所洗澡之外不准出房門,食物她會放在門口,垃圾也要包好放門口。大刀闊斧全屋消毒展現台灣人滴水不漏的防疫魂。 她很氣憤的原因是他本來還不想去驗,後來他媽說不驗就別想回家,他才去驗。果然女人直覺好準,搞不懂老公難道還摸不清兒子的底細?難怪這次疫情男性死亡率一直偏高,天擇畢竟是殘忍的。

讀到《金瓶梅》裡,小廝平安取笑蓮蕙與西門慶苟且:「我聽見五娘教你醃螃蟹,說你會劈的好腿兒」。一說是螃蟹在鹽水裡兩腿自動張開,藉以諷刺蓮蕙淫蕩。明代的「劈腿」不見得有出軌之意,和現代劈腿大不同,後者只是「腳踏兩條船」的動作延伸,男女皆適用;而前者明顯只針對女性。所以古今劈腿用法大不同,古人劈腿明顯歧視女性,今人劈腿倒帶有點性別平等的進步意義。從劈腿看人類的小小進步。

這週泰國學生示威升級,要求重新制憲。其實泰國從1932年來,總共制定了二十部憲法,目前實行的是2017年剛生效的一部。但事實上軍權與君權過度干預政治才是抗議政變頻繁的原因之一。要讓民主真的深化,削弱這兩個權才能讓民權突出。但奪軍君兩權何其困難,冀望於軍人與國王的自制大概只能靠運氣。

週五在家看了屍速列車第二集,覺得韓風喪屍筋骨很好,罩加納悲一樣,看得我好緊張。在疫情前的拍電影,不知道現在韓國人做何感想。全世界感染人數逼近四千萬大關,韓國人口才五千萬,可能沒多久就要超過了。將來恐怕不只是半島隔離而是全球lockdown,電影虛幻而現實魔幻,說多了都是悔恨。卡夫卡在九十九年前的日記裡寫著:

任何人,活著的時候無法應付生活,就得挪出一隻手,多少去擋開一點命中注定了的絕望⋯⋯但他還是可以用另外一隻手草草記下在廢墟上所看到的一切,因為他之所見異於旁人也多於旁人;畢竟,在他的有生之年,他雖然已死,卻是真正活下來的人。

卡夫卡《日記》1921/10/19

一日做了個詭夢,夢到參加教師訓練營,每個人都不認識。有分組討論團康活動等等,還陪了一位教務主任大媽走超遠去買菸抽菸(因為學校附近禁菸)。活動持續進行,直到腦中浮現「噫恁老師我又不是老師」,接著就醒來了。飯後在窗邊抽煙,聽到天上有候鳥的叫聲,抬頭一看找不著鳥蹤,結果就看到對樓的阿伯全裸走到窗邊,我整個一口煙要吞也不是要吐也不是。雖然阿伯目測體脂可能有八十,但我覺得天冷了還是要注意不要感冒,即使感冒也許是大家現在最不擔心的事。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