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倒數]

迎接光輝十月,二零二零即將進入尾聲,越來越刺激。德國疫情嚴峻,雖然仍遠遠落後西英法。只是柏林即將祭出限酒令,恐怕歌舞昇平不再。這週大事不斷,中秋佳節月圓人更圓獻上川普得疫的一天,可惜沒時間添購月餅,還好早一個月吃了許多。開了昨天在超市買的啤酒,喝了一口整個震驚,啊這就是某回買的超難喝啤酒。記性不好真的吃虧。不管好喝難喝,還是會醉。覺得人生就是如此,即便想要醉生夢死,還是得選擇舒服的姿勢,不然生不如死。

九月三十是愛玲祖奶奶百歲誕辰,有一部恐怖片叫做〈等著你回來〉,後來覺得那個女鬼好似張愛玲的化身。她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百年滄桑,華語文壇現在還是逃不出她手掌心。她精明算計懂得行銷;她也愛過恨過,面對渣男給了一筆錢從此恩斷義絕卻又從不後悔。她到底是那個烽火戰亂時代下一筆不平凡的犀利。

現在睡前一回金瓶,聽古人練肖話。王婆說男人偷情五條件,「潘驢鄧小閒」,就是要潘安臉、驢子貨、鄧通錢、小鮮肉跟閒工夫。西門慶回說他「小時候在三街兩巷遊串,也曾養得好大龜」,這段一直讀不懂,繼續讀才恍然大悟,

原來西門慶自幼常在三街四巷養婆娘,根下猶帶著銀打就,藥煮成的托子。那話煞甚長大,紅赤赤黑須,直竪竪堅硬,好個東西:一物從來六寸長,有時柔軟有時剛。軟如醉漢東西倒,硬似風僧上下狂。出牝入陰為本事,腰州臍下作家鄉。天生二子隨身便,曾與佳人鬥幾場。

三街兩巷也可以指花街也可以是左鄰右舍,至於養龜,元朝有規定娼妓服飾,其親屬男子必須裹青頭巾。明朝繼續沿用,當時人們認為烏龜的頭為綠色,所以叫那些戴綠頭巾的男子為龜頭。樂戶妻女大多為妓,於是又叫那些開妓院以妻女賣淫的人為龜,或是當龜(後世龜公由來)。因此以妻女為妓的也被稱為戴綠頭巾、綠帽子。因此養龜,也就是養了好幾個龜公和他們的婆娘。至於大不大,西門慶六寸大概18-20公分,武大郎只有三寸大概9-10公分。潘金蓮一下子進步雙倍,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重看了〈新仙鶴神針〉。小時候特別喜歡辛曉琪唱的〈傲〉,尤其是白雲飛最後堅決同歸於盡的那幕,那時超級感動。

看破世上紛紛事,沖破雨箭風刀;
悠悠紅塵中只有你,是我知心和同道。

有些人沒有傲氣但有傲骨,梅艷芳就是這樣的人,只是她四十歲就走了。2003年香港SARS,張國榮跟梅艷芳相繼離世,有人說一個燦爛的世代戛然而止。17年後,SARS捲土重來,港人的集體記憶再度翻騰破碎。

看著你一笑,愛你的真和狂傲;
雲上昂首結伴行,把妖氛一一盡掃。

有些人願意把責任扛在肩上,但說放下就也毫不留戀地放得一乾二凈。狂傲亦絕情;放眼容易,看破最難。最近寄了張明信片給香港好友,又跟他在通訊軟體上聊天。他最近在找工作,景氣不是太好。聊到政治,怕連累他,就自我審查起來,真心覺得慚愧。但他是有風險的,而我沒有,反正ㄈㄈ尸他也看得懂。旁觀他人的痛苦總是容易些,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希望那日終究會來,在那之前都要好好活著。

以前在天文館當義工時,偶爾會獨自一人躲在星空小屋裡,看著在牆上投影的夜空,耳邊是深邃空靈的音樂。好像自己去了一趟時空旅行,斗轉星移參起商落。在漆黑之中,飛逝的時空感讓腦袋完全清空,在一種什麼都不想卻又什麼都想到的狀態,那時覺得宇宙才是人類最大的樹洞。

這週跟同事喝酒聚餐,我訂的位所以第一個到。店家說入內一定要帶口罩,因為警察局就在旁邊他們沒事就來查,顧客身上沒帶口罩要罰店家好幾千歐,我只好去臨時跑去旁邊雜貨店買。覺得身為亞洲人身上居然沒口罩好可恥,還幫同事買了好幾個。結果他們全部遲到半小時;結果他們全部有帶口罩;結果我們坐外面不用戴口罩。幹你老師,我希望全球大停電大斷網,同歸於盡。二零二零真的沒什麼好留戀的。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