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地・表哥]

這週天氣大好,像是夏日的迴光反照,讓人直想出門去吸陽氣。路上遊客不少,美好的情境下都會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觸。在亞洲餐廳吃飯,居然都也習慣了淋上醬油膏的生菜沙拉。週末不小心吃了兩回漢堡,喝了兩杯手搖杯。早餐本來想吃健康的鮭魚蛋麵包,沒想到來的還是brioche open hamburger,打開看起來就比較健康。Uncle Roger說得對,Good food is better than body。

週六去了博物館看Hannah Arendt,今年第一次看展。展了半年趁結束前趕緊去看。德國人很愛Hannah大概就跟美國人愛RBG一樣,她們最後都成了一種象徵,反應了時空下的人民焦慮,即便走的道路完全不同。RBG在紐約長大而Hannah在紐約生活了三十年,不知同是猶太女性的她們曾不曾碰過面?Hannah說她不太關心女性的議題,但她卻活得像人們想像中的女性主義者,侃侃而談作風大膽菸不離手。RBG關注性別平權,但她卻扮演者人們想像中的標準女性,溫柔堅毅的女兒妻子母親。一個有著舉世皆知的師生戀情,另一個卻是執子之手的鶼鰈情深。雖說性格決定命運,但困境卻能塑造性格。不可否認,有些人的確擁有啟發別人的人文素養,就像Hannah說的:

人文是一個人一旦具備了就再也不會喪失的個性,縱使其他身心的稟賦都會在時間的毀滅力量之下低頭。

有空時又重看了〈屍家重地〉,是我最喜愛的老港式喜劇之一。島民們因為貪財而滅門,秦屍復活後再被外人給消滅,像是巨大的政治隱喻。有探險奪寶斬妖除魔的元素,也有傳統戲劇現代科技的結合,歷史時空錯亂,性別位置顛倒。警察戲子書生;殭屍猛鬼水妖。白蛇候補,法海生子;插科打諢,群魔亂舞。高山流水依然在,流水依然在村南。

這週因為切小麵包切到手掌流血,結論是把刀對著自己真的不是好姿勢,而且我還特地把砧板拿了出來,居然還拿在手上切,只能怪自己蠢。在推特上看到成大學生懷孕被男友分手的帖子,沒想到是因為女生懷了遠房表哥的孩子,而男友卻也跟表哥上過床。一直以為看的是〈世間情〉,沒想到其實是〈炮仔聲〉。 祖師奶奶說的對: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跟表哥睡過?」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