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

週六去了杜賽剪髮,天氣大好人潮洶湧。回歐之後就在家蝸居,好久沒有在陽間這樣走動,路上沒什麼人戴口罩,大家貪婪地吸收陽氣。吃了日式咖哩豬排飯又吃了韓國抹茶冰水Bingsu剉冰,還去超市搜刮抹茶蛋糕、抹茶大福跟抹茶銅鑼燒,當個稱職的抹茶控。

重溫小倩三部曲,小時候看的記憶已經很模糊,這次全部看粵語,覺得新鮮。祖賢國榮學友朝偉年輕時真的是仙女鮮肉,感覺每一部都可以有BL外傳,肯定精彩。尤其是〈人間道〉,學友親國榮的次數跟祖賢一樣多。黑山老妖在第一集弱弱地被金剛經經文纏到爆炸,但百年後的最後一集又出現有點詭異,也許他們有世襲禪讓制,老妖永遠在。千年樹妖姥姥也辛苦,他的舌頭到處鑽,舔過山河大地味覺還沒消失也是不容易,畢竟肺炎肆虐讓人類驚覺味覺的重要性。〈九品〉李公公一下子要當〈人間道〉裡經典索命梵音的普度慈航,一下子又要去〈道道道〉裡當高僧白雲,感覺他就是任何光頭角色都可以演。雖然說第一部是經典,但最後一部〈道道道〉劇情最完整,特效最成熟,祖賢扮演的女鬼也最調皮最有人氣,是難得續集沒有整個垮掉的例外。鬼怪故事本來就如此,談鬼其實就是在說人。

〈人間道〉裡開頭的牢獄橋段,〈九品〉裡的水師提督常坤說了一段自白很有意思,他說:

我祖宗沒眼光,讓我好學問,讓我著書傳世。誰知道?寫遊記,他們說我洩漏國家機密;寫歷史,說我借古諷今;註解兵法,又說我策動謀反。寫神怪故事吧,又說我導人迷信。最後,改寫名人傳記。嘿,結果,那個名人志士被定為亂黨,我跟他一塊兒判了個終身監禁。唉,人生就是個牢獄喔。

讓人想起最近開讀的新書,漢娜鄂蘭的《黑暗時代群像》,是月初在台北銅鑼灣書店買的。漢娜在前言這樣說:

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時代,人們還是有期望光明的權利,而光明與其說是來自於理論與觀念,不如說是來自於凡夫俗子所發出的螢螢微光,在他們的起居作息中,這微光雖然搖曳不定,但卻照亮周遭,並在他們的有生之年流瀉於大地之上⋯⋯

陽光乍現,鬼怪都要消散,小倩如是,黑山老妖也如此。強光下看不到邪惡,也看不見至善,唯有人性在那。那幽微複雜的人,在一起生活,互相厭惡也互相喜愛,彼此幫助彼此為難,汲汲營營忙忙碌碌過了一生。電影也許不會有結局,但人生總有終點。虛幻的鬼怪總是比人好懂,還是回頭再吃一塊月餅,用單黃白蓮蓉的糖分來阻止自己無止境的深究。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