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適之]

週四吃完晚飯跟朋友去酒吧喝一杯,坐在街邊到處都是人覺得病毒量不低。沒有桌子老闆就把東西放地上,笑著說這也是柏林風格。但鬼門剛開唉,這樣也太像拜拜了,香都插便便,感覺只差在前面燒紙錢。罐裝吉姆通靈喝一半就醉,希望不要被抓交替。

週五高溫三十六度,昭示著夏日正式結束,接著溫度直接下探十二度,秋天破門而入。去了附近法小超買麵包,剛好出爐新鮮巴給跟可頌,香死人。櫃枱小弟突然跟我搭話,問我是不是住附近的鄰居。我都戴了口罩而且一個多月沒來了,是怎麼認出來的,還是認錯人了?我說咦有點遠唉,是在馬路的另一側。他說附近的都算鄰居。立馬翻了個大媽白眼,心想鄰居是有比較便宜嗎。

最近普篩議題鬧得雞飛狗跳,想到德國機場快篩因為數量太多,積了一萬七千個人還在等測試結果。以目前台灣的防疫策略,普篩不比隔離安全。科普全民基礎統計學、對白目記者息怒、給backstabbing 公衛圈台階下,我覺得陳時中情商修養好高,處理衝突一把手。台灣這麼多個月本土零確診真的很厲害,大家要提高警覺小心防範而不要因為媒體的聳動標題,就疑神疑鬼打擊士氣。中共為了轉移南海議題開始恐嚇台海,然後馬英九超配合大內外宣,馬上跳出來首戰即終戰。白藍營現在要製造台灣很不安全的氛圍,製造恐慌來獲得利益的人永遠都有,台灣還是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但真的這麼痛恨的話,可以用腳投票,畢竟我們是民主國家。不要在那邊又賤又蠢又壞,其心可誅。

讀完湯晏新書《青年胡適》,自己對胡適真的太不熟悉,只記得舔眼睛事件與老子不老子。清末民初因為嚴復翻譯天演論大流行,所以很多人的名字都取「競存」、「天擇」。陳炯明的號就是競存,胡洪騂在考官費留學美國時,也改了名為「適」,來自胡適二哥所取的字「適之」。台東鐵花村的鐵花鐵道,也是當初紀念胡適的父親胡鐵花所命名。胡鐵花曾任台東州知州兼領後山軍務,胡適小時候住過台南跟台東,算是跟台灣很有淵源。十九歲的胡適在考官費留美前,也在上海過了一陣子荒唐生活。打牌喝酒叫局吃花酒,還跟巡捕打架被關。胡適在中央研究院院長就職典禮上敢當面嗆蔣氏父子,還匿名資助彭明敏在法國取得博士學位,真心覺得他可愛。

《青年胡適》史料豐富見解中肯,也許是當初分章發表,後來收集成冊時過多重複的段落與意見,顯得嘮嘮叨叨。而且湯晏老先生對性別、種族等議題不甚敏感,常語出驚人。像是開印地安人跟Sissy Boy的玩笑,這便是編輯的過失了。但瑕不掩瑜,《青年胡適》還是值得一讀,給我們一個樸素卻不平凡的青年胡適側影。

週日午後坐在落地窗旁喝咖啡看雜誌,窗外來了位大叔,邊喝濃縮邊看報紙,然後愛分享地抽起大麻來,我迎風大概吸入三分之一,越讀越飄然。咖啡剩四分之一時,跌落了一隻肥蒼蠅,陌生偶遇的苦苦相逼。晚上把冰箱的久置的俄國水餃煮來吃,入口時隱約覺得有股別於醋的酸味,心想不會吧,但還是完食(節省護食大媽嘴臉),結果吃完沒多久就去跑廁所。想起胡適很喜愛的兩句〈神童詩〉,「人心曲曲彎彎水,世事重重疊疊山」。人生就是在這彎曲疊重的人心世事中踽踽獨行;蠅泳的咖啡,臭酸的水餃;中國國民黨,台灣民眾黨。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