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陽・搖光]

奔波回歐路上,途經香港,從空中鳥瞰南丫島,想起十五年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造訪香港,拉著香港好友Eddie一起去爬山。那時候好喜歡麥兜的南ㄚ島,想吃紙包雞跟看搶包山。如今整個香港機場空空蕩蕩,到處都是圍籬保安,肅殺蕭條支離破碎,怎麼也想不懂為何走到這一步。林夕為了〈約定〉譜了新詞,「為了眾志要分離,荒謬的戲。要決心忘記,我亦記得起」。當初的約定成了現在的約定,沒有鐘聲美景,卻同樣孤寂艱辛。

回到德國,入關一路通行無阻,沒有體溫檢測沒有隔離須知,老莊防疫大道隨緣。一回到家就看見對樓的阿姨在曬奶,只穿條內褲到處晃蕩的我整個輸了。經過台北高溫洗禮後,攝氏三十度的柏林簡直就是涼爽。時差才剛調完又要再調一次,每天傍晚昏沉夜長夢多。有日夢到跟家人好友出去旅行,古代場景設定。突然在鬧市裡走散,茫茫人海中湧現巨大恐懼,不知所措的焦急與舉目無親的孤單,然後就從四次元口袋裡掏出手機,立馬撥電話大吼幹你們到底走去哪。夢境崩毀直接醒來,覺得人生與A夢都好荒謬。

最近有兩個朋友情緒崩潰,先是焦慮然後憂鬱、panic attack 、mental breakdown 。一位是因為搬家整修房子的事,另一位是工作壓力,最後都尋求治療和服藥。別小看Covid-19對人心理健康的影響,二零二零真是可怕的一年,大家多關心一下身邊的朋友,我們都要好好撐過去。

週末跟朋友去了一間日式便當店,在網路上看到評價不錯就衝了。店內沒飲料要自己帶,老闆叫我到對面雜貨店買。豐盛的豆皮壽司煎餃蛋沙拉炒飯便當吃完後,老闆說筷子留著,沒想到又上了一道炸蝦起司魚鬆壽桃,之後又來了一份抹茶冰淇淋鹹鬆餅,飽到賁門。本來只想吃個便當沒想到最後吃了3-courses我也是傻眼,連吃個飯也荒謬。

傍晚對樓阿姨曬奶曬出新境界,我覺得雙手頂著窗沿把整套奶伸出窗外有點過度炫耀的成分在,而且已經沒有太陽了,到底是在吸取什麼日月精華?我震驚地與她對到眼,在彼此眼中找勇氣,沒有秘密彼此很透明。晚上一人在窗邊抽煙思考荒謬的二零二零,看到北斗七星掛在屋頂,開陽搖光正對著阿姨的窗戶,突然感悟到天道,覺得自己似乎快要突破可以築基。二零二零大家都要好好撐過去,要做快樂的自己照顧自己。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