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閃・芋台]

每次回台灣都感觸良多,大概就像曾經說過的,人在異鄉待久了,哪裡都像家,哪裡都不像家。台灣變化真的很快,覺得自己已經跟不上時代,第一次喝楊枝甘露,以為是楊桃加荔枝,沒想到就是特大芒果汁,可能觀音大士都覺得有點甜。去了台式酒吧渣男,食物調酒都不錯,就品名讓人翻白眼,大奶微微原來是大杯奶茶微糖微冰。台灣總是在創新,像是讓我驚艷的甩三下全乾雨傘;隔壁傳統麵包店推出的火腿蛋麵包跟滷蛋沙拉麵包。當然,台灣也總是走在瘋狂的前端,那個搭飛機偽出國這件事我真的很傻眼。

這次快閃台灣,雖然要隔離,也像匆匆來去閃到腰。努力當個稱職芋頭控斜槓抹茶控,前後吃了芋頭糕、手工芋泥球、冰糖芋頭、芋頭雞、芋頭包,白巷子芋頭牛奶、全家芋頭吐司、漫拾芋頭可頌、劉芋仔蛋黃芋餅、逼死人一大盒肉鬆布丁麻糬芋頭、星巴香芋布蕾塔、阿綿芋頭鳳梨麻糬、不二家芋頭蛋糕芋頭泡芙、與香帥蛋糕聯名的吳媽家香菇芋頭水餃、還有每週吃一次的永心鳳茶的驚為天人芋泥流沙,剛剛還買了一個抹茶芋頭地瓜麵包。終於可以脫離佛系芋控,整個芋罷不能芋人不淑。

老花眼越來越嚴重,在台北搭捷運看到一位越南小弟脖子上刺了unbearable,心想可能是位大奶微微的渣男,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寫unbreakable,笑死我,原來是硬頸。突然覺得這越南小弟承載著一個台灣國族寓言,遠遠看都覺得這國家所作所為匪夷所思,但仔細一瞧又覺得島民們堅毅不拔任勞任怨。回歐前夕,希望大家都要身體康健好好生活,也期待疫情過後我們再相見歡。畢竟人生就是這樣,遇到渣男,便宜又吃飽就不算虧,感情沒有價格,吃進肚子裡才是真的,能吃就是福,酒醒之後怎樣就再說。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