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倍.靈烏]

隔離接近尾聲,一直呆在房間沒曬到太陽,時差超難調,每天分三回睡覺,一天當三天用。定時被投餵,即便天天運動,臉龐還是有圓潤起來的趨勢。清晨六點的大街已經車水馬龍,許多打著赤膊的阿公在慢跑,兩台消防車鳴笛而來,停在旅館樓下之後就沒了動作。我站在窗邊思考,失火時能不能暫時解隔離,病毒也是怕熱的。年紀越大,越珍惜這種跟自己相處的機會,沒人打擾的生活好愜意,跟自己對話談心吃吃停停BFF,覺得都能在腦海裡開喜福會了。隔離到現在看完了三本書,吃了二十一個便當,喝了二十二杯咖啡,每天練麗麗終於把整首月光奏鳴曲背了下來。

在網路上看大家討論三倍,覺得台灣人在小事上的執著與爭論也是可愛。行政院振興三倍券就是你付一千元可以買到三千元的東西,是增加兩千元的購買力。所以可以稱呼為”變三倍”券或是”增兩倍”券,在學界業界討論數字應該要盡量準確,但如果只是上街上網買個東西就真的不用在那邊雞雞歪歪的。自己意外地在某Home發現台灣的AirPods Pro賣得比歐洲的AirPods 不Pro還便宜,腦波好弱直接下單,都還沒拿到三倍就走在振興陽間經濟的尖端。

之前隨手用OSM畫了台北的街道命名分佈,華味十足。中美對抗下,台灣主體意識空前高漲,二次解殖剪不斷理還亂。然而立法院混戰性騷擾一幕,說出了性別即政治的真相,父權殖民更是滴水不漏。就像黃碧雲所說,殖民不在於船堅砲利而在於水漲船高。近讀古代壹週刊宋稗類抄,其中記載范仲淹被貶鄱陽郡準備離職時,在妓院慶朔堂看中了一位小蘿莉官妓,於是寫了首詩給地方官魏介。

慶朔堂前花日栽,便辭官去未曾開。

年年長有別離恨,已托東風幹當來。

後來魏介果真識相地把蘿莉送給了范仲淹。謎之音卻是那個幹字當何解?而且那個地方官居然叫慰藉?恐怕不是記者從PTT抄的吧。前陣子香港抗爭者常引用的「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正是出自范仲淹的《靈烏賦》。只是自詡中華傳統文化繼承復興的當代中國人,有人還敢站出來說這句話嗎?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