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館.大腸]

隔離檢疫進入第五日,每天區公所都會有人打電話來詢問健康狀況兩次,疾管指揮中心也會傳簡訊問,還有衛福部會用line問體溫。台灣防疫真的是做到天羅地網滴水不漏的地步,難怪把整潔比賽總錦標看得比什麼都還重要。當初訂防疫旅館也是死去活來地難,最後找到一間還不錯的,有窗戶空間也可以。雖然要價九十歐每晚,但就當作振興台灣旅館業。

Wanda Sykes說她每次住旅館時都不碰遙控器,因為她不知道前房客是否為單身出差男性。她解釋說男人一個人在房間裡就只會打手槍(整個無從反駁XD)。踏進旅館的瞬間想到這個笑話,猶豫要不要擦一下遙控器。但回頭又思考了一番,我可是有機會給別人Covid19的,我怕什麼,旅館房間就是共業。

每日睡前都要把隔天的餐點選好,已經吃過摩斯元氣牛肉堡、日式豬排三明治;麥町國王厚牛美式漢堡。韭菜水餃、高麗菜水餃、椒麻雞、千島豬排飯、泡菜牛、烤雞腿。菜單其實很豐富,雖然很久沒有吃飯配湯的習慣,有時一不注意,還會誤食甜湯,甜甜鹹鹹湯湯水水,都覺得肚子尷尬。然後還發現自己非常孤陋寡聞地沒吃過芋頭糕,就是把蘿蔔糕的蘿蔔換成芋頭。畢竟芋粿巧還是比較常見。我真的是佛系芋頭控,芋見隨緣,芋食巨份。

今天我姐拿了我娘交付同手腕一樣粗的兩條大腸煎來,冰的又沒切。房間沒有刀子微波爐,任何東西一但順時鐘進來就不能出去了,還好有小冰箱可以冰一下到時候再帶出去。人生就是有很多看得到吃不到的時刻,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腸天涯路。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