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隔離]

從下飛機到入關,因為已經在網路上填好表格,整個過程花不到五分鐘,讓我也嚇一跳。一方面是人很少,另一方面是台灣人烽火台式的SOP,每一關都要喊給下一關聽,被推著一關一關走。沒想到等行李最久,七彩霓虹轉機轉到行李消失很正常,同時有四個人在幫我登記資料,讚歎旅程之複雜中轉之艱辛,而且每個人看起來都是一副專業尋失的臉,你的不見我能發現,讓人放心很多。

大概十多年沒有夏天回台,都已經忘記酷夏烈陽的台北該是什麼樣子。走出機場那一瞬間,熱氣埋伏,風林火山,像是百來雙濕熱的手掌貼在身上,便宜佔盡,夏日回憶一一浮現,幹就是熱。

住防疫旅館,隔離時的餐點都可以前一天上網挑選,但連續兩個晚餐便當都出現茄子之後,我覺得附近餐廳都有著滿滿的惡意。說真的,隔離期間如果三餐照吃,肯定會吃成三倍眷。晚上想把Netflix的恐怖片串流到電視上,結果根本不知道最後AirPlay 到哪個房間去了,大概嚇死同梯。

好久沒來西門,窗戶看出去是一片工地,非常台北。斜對面有間商店叫有債門,覺得詭異,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有情門,馬上變成廉價汽車旅館。霧裏看花若明若暗,是情還是債倒是難說得很。工地旁邊兩張大大的醫美廣告,一位況明潔一位曹蘭,覺得科技進步時代殘酷的惡靈惡靈,為何體溫計還做這麼醜。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