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智能]

夏日逼近,萬丈陽光照耀你我,大疫過後,就是大吃特吃,怕過了這村就沒了那店。在午後的樹下吹風吃和風料理,在清晨的街頭吃法國人做的韓式煎餅,在越南餐廳嚐刈包漢堡,在中國餐廳吃夫妻肺片。疫情經濟依舊火熱,在街頭看到疫情療癒瑜伽課程,KARUNA WIR US,德式幽默。KARUNA就是梵文的慈悲,WIR就是德文的我們,然後加上英文的我們US。玩的就是Corona Virus的諧音,因為德文Virus發音很像WIR US。想到剛來德國時,覺得德國人幽默感很極端,一種是像英美那種雙關詼諧,另一種就是台灣的鐵獅玉玲瓏,但都比別人難笑一半。德國人一般就只有兩種狀態,一是正經八百,另一種就是整個放飛,quantized到不行。

因為疫情關係,之前退的英航機票只能用電話重訂。撥電話去,客服是英國人,說著一口讓人舒服的英國腔,花了快二十分鐘才訂好,他說需要幾天才能確定。隔了一週又打電話去問,換成一位德國女士,德式英文但態度很好,她說找不到我上週的紀錄可能要重訂,不到十分鐘就搞定,還一直跟我道歉她同事的疏失,後來不到一小時後就收到確認。這告訴我們可不可靠都是要看結果,不要被表象所迷惑。不是說德國人就比英國人可靠,而是很多時候女人真的比男人可靠。

上週好友去參加柏林的反歧視抗議,同時間還有七八組遊行。有極右的有反Corona措施的,人數可能超過五萬。他說大家都離得超近,沒什麼人戴口罩(大吃一斤)。反歧視的抗議還是以德國白人為主,他說黑人亞洲人都很少,you need white privilege to stop white privilege,是他最後的結論,我們都覺得現世既荒謬又詭異。反歧視就是歷史反帝國反殖民的延續,如果說後現代的推進是要摧毀所有宏大敘事,那麼post-corona時代,大概就是要把所有英雄拉下神壇,要解構個人的宏大敘事。在這個造神與毀神都可以瞬間發生的時代,人神界線模糊,我們更要認知人的極限與複雜。探知極限需要耐心精力,而了解複雜則要細心包容,不要讓政治正確變成自欺欺人的工具。

人工智慧2007年有篇很有名的論文,Universal Intelligence(Legg & Hutter),討論的是我們如何定義一個更具有普遍意義的智慧,同時還可以應用在機器上。論文前半部分梳理各種關於人類動物智慧的定義與研究,後半部分討論可以應用在機器上頭的普世智慧。作者說到,在簡化的情況下,能在不同環境下表現良好的機器比只能執行單一任務的機器擁有更高的智能。在此之上,能記住歷史步驟從而改變行為的機器則有再高一點的智能。最後,能夠計畫更遠的未來,而不是只看到眼前近利的機器,跟前面幾種機器比起來,擁有最高的智能。 其實在人類上亦是如此。所以我們要記取教訓跟擁有遠見。但如果智慧極大化不是你人生的追求之一,那就愛你所愛無怨無悔只為伊人飄香。

今天高溫三十一度,午後陣雨天打雷劈,風雨稍歇,站在窗邊抽煙透氣。一位光頭大叔鄰居拿著工具走到院子裡準備修腳踏車,背對著我一蹲下來,整條馬你啊那海溝浮出水面,彷彿是從碗裡拿到一條被別人啃完開裂的毛豆,像草原廣闊,層層風雨不能阻隔地辣眼睛。覺得大叔這樣很母湯,只好轉身再吃一片芒果乾,這日子總有雲開日出時候。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