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食・罷免]

家裡附近每週六都會有封街小市集,就是賣一些蔬果手作小吃咖啡等等,相當受歡迎。今天發現居然有日本人在賣大阪燒,一份五歐還算可以。以前小時候很愛士林夜市的台式大阪燒,就是蔬菜蛋液加上美乃滋和醬油膏的組合,大概四十台票。直到去年在大阪時,才吃到真正的大阪燒。那是一間在巷弄中的兩層樓小食堂。木頭的樓梯跟老式桌椅,一樓是吧台區。我坐在二樓的窗邊,可以看到樓下景色。大阪燒是放在石板上出餐,有種古樸的氣氛。除了醬油比台式的稍鹹一點,的確美味。跟臉一樣大的燒,吃完差不多飽到喉結。隔壁坐了一對日本年輕情侶,靜靜地一起分食感覺很浪漫,好像愛情的滋味就該像大阪燒一樣,甜甜鹹鹹半生不熟,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一份燒加上啤酒大概日圓一千多。沒想到吃完後去逛街,又在路邊吃了一份章魚燒,整個無法抗拒任何燒食。

今天爽見韓國瑜被高雄人罷免。韓能夠自己超越自己,下限越來越低,罷免票比當選票高,也算是台灣政治史上勵志的反面教材。這告訴我們平庸的邪惡雖然危險,愚蠢又民粹才更可怕。只是世代戰爭可能還沒結束,台灣被韓撕裂的傷口怕要好一陣子才能修復。然後柯可能就是下一個韓,韓會加入民眾黨也說不定。罷免的英文是recall,學過統計學的人都知道,recall也是召回率又叫靈敏度。在二元分類中,正反兩方的機率相差很大時,正確率通常不能說明什麼。就像流行病學裡,得到某個特殊疾病的陽性機率通常很低,隨機選取一群人來做測試,得到的陰性一定遠大於陽性。所以真正有意義的指標應該是在陽性的人群裡,可以被測出真的是陽性的比例有多少,夠高才能算靈敏。假設台灣人裡頭有非常小部分的垃圾,高雄人能做到這麼高的政治召回率,我覺得也是很了不起。

之前看一篇林夕的訪問,他說

要做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生活就是不斷的起義,改良自己就是不斷的抗爭,生命就是不斷對活在舒適圈的革命。

這真的太高標。光是有血有肉而不是行屍走肉都要每天對自己深刻反省才有可能。不期望自己在最壞的時代拿起石頭,但不要當那個落井下石的人。2020每個月都有大事發生,如果說香港局勢中的黑天鵝是一位殺人犯,那造成美國暴動的就是一位警察。這兩個人無意之中牽動了2020以後的世界局勢,所以不要小看一個人的力量,雪崩也許都是從一片雪花開始。

前幾天中午難得出門吃飯,嘗試新的韓國餐廳,小小的店只有一位廚師,專賣石鍋拌飯,用的卻是真的石鍋,鍋底形成的鍋巴好香。飯後又去試了附近新開的咖啡廳,是我偏愛的淺焙。咖啡廳旁有間葬儀社,棺材正在特價中,不知道是哪種特價,買幾送幾之類的,感覺有點驚悚。一條街上有兩家葬儀社,就開在眾多的餐廳與兒童玩具店之間,不會有人抗議葬儀社不該開在這。生死就是這樣,想開了也沒什麼,我們就是活在鴻毛與泰山之間的茫茫大地上。低頭又吮了口咖啡。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