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怕・東坡]

將近三個月沒進市中心,一日跟朋友約在中國餐廳吃飯,三十年老店,走的是宮殿風,石獅盆竹,小橋樓閣,有點驚悚。座位不到半滿,菜色調味適中,至少不是蛋少鹹人如無兩人耳。飯後到河邊散步,彎月高掛,異常安靜,有月有竹柏卻讓人感覺真正的風暴正在逼近。想到最近蘇東坡靈魂說吵得沸沸揚揚。以前國中國文老師超愛蘇軾,直說想嫁給他,那才是真正的靈肉合一,東坡肉畢竟還是吃得到。當然讀蘇軾有讀蘇軾的樂趣,大家知道他深愛妻子,所以妻子過世他能寫下「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也許國中生早戀被甩時能有類似共鳴。但我寧願多點淫詞艷曲少點道德教化,古文白話都應如此。

時代畢竟在變,我們應該探究的不能只是文字本身,更是文字背後的意義與歷史。例如何碩評價孔子時就說孔子講權,不是權力而是權變,是做事要考慮到各種不同的環境背景。孔子知道六經的缺點,同時也提醒他的學生要瞭解事件的具體背景,要理解前人做那些離奇的事情,是有他不得已的大環境。周朝剛好是處於一個巨變的時代,跟現在很像。建立在熟人社會小共同體本位上的周公思想已不敷用,所以孔子到處旅行傳教沒人鳥他。後來法家的帝王封建更有效率而被延續到清末。

現在人們反對的儒家父權什麼的,多半是儒皮法骨,跟孔子不見得有關係。即便是百年過後的司馬遷,有時也無法弄清楚周朝的東西。周朝姬姓姜姓是大姓,姜來自羌族,是殷商時期最常被拿來獻祭的人牲,殺人方法百百種,甲骨文卯字就是把人對半開膛剖腹,伐字就是把人架起來砍頭,陷字就是把人活埋在土裡,當然還有燒死淹死曬乾等方法,既可以用於動物也可以用於人。後說這可能是姬人聯合羌造反的原因,畢竟沒有人願意生殺大權在別人手裡。周王室後來為了鞏固分封的諸侯控制,用自己族裡的女性來聯姻,所以才會有很多X姬,那是X氏加姬姓的結果。最後大家老婆都叫X姬,姬就成了姬妾之意。

在古代,國文老師想嫁蘇軾或許可行,畢竟那是一夫一妻多妾制的時代,在今日只能當蘇軾小三。還好通姦終於除罪了,可以把深陷在不良婚姻關係中的善男信女拯救出來,花系列能繼續演下去,但金鎖一定要有鑰匙孔。之前都不知道為何男小三要叫小王,想說是來自隔壁老王笑話系列。朋友後來開示,小王就是小三多了一根啊,整個豁然開朗柳暗花明前途似錦。

時代在變,破壞之後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朝代興迭,多半還是機運。前幾天問候香港好友Eddie,順便問他身邊朋友有沒有人打算移民。他說目前還沒有,一般中產要突然換到另一個國家生活實在很難。我提醒他要考慮最壞打算,當然還是希望香港人不離也不散。我覺得台灣在能力允許內會給港人更多協助。大國博弈下,港台都是棋子,永不放棄最難。外國人來台生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在網路上讀到娘娘的採訪,他說在台灣人面前不要當聰明人,要適時裝傻,太認真的話就輸了。我以前都沒注意到這點,這是因為台灣人很會同情而不善於同理的結果還是理盲濫情加上能捐就捐爆的國民性格?為了在別的國家生存,真的是要看得比當地人透徹。說白一點,就是搞懂遊戲規則跟摸清潛規則,入境終究是要問俗隨人。

這週窩在家吃韓國泡麵時,發現魚板居然是故作狸貓狀,頓時讓人整日心情愉悅,微確幸果然還是要靠泡麵。昨晚上床前,關燈暗了又亮,關了三次才成功,還以為是隔壁新鄰居也玩起碟仙沒送回去。誰怕?也無風雨也無晴。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