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賽・Jessie]

深夜半夢半醒之間,突然發現喉嚨有痰,咳了幾聲吞了下去,又馬上昏睡。清晨起床喉嚨清爽不已,黃鶯出谷,覺得就是自己嚇自己。現在疫情發展就像大津波一樣,拍得許多大國紛紛倒在沙灘上,又看到譚德塞罵台灣給中國看,龜懶趴火燒起來。譚會長應該是沒看過A夢,套一句好友說的,胖虎之所以討人厭,不是因為他胖啊,是因為他欺負人。大家肚爛你譚會長,不是因為你臉黑啊,是因為你心黑,怎麼不好好反省,還要牽拖台灣?中國五四百年過去,德先生沒來,賽先生沒來,結果譚德塞來了,哀哉。

近來吃食調味很一致,就是又酸又辣,每天都在測試自己味覺有沒有喪失,真正世界末日到來時,只要還有tabasco,我應該都能活下去。在家工作,吃飯運動照常,沒想到體重直直落,眼看就要突破六字頭,覺得應該要來練個六塊肌,六終究比較Lucky。畢竟這個時代,差一點點運氣就是最遙遠的距離。昨天看到鐵獅玉玲瓏祖師奶奶彈唱國寶大師楊秀卿要募資發新專輯,推廣台語情色念歌文學,收的第一首歌就叫〈英台曬奶〉!但我覺得有點廣告不實之嫌,因為梁祝之所以基情滿滿,就是因為英台無長胸,不然就是山伯眼瞎。不過還是憑著這個奶,立馬就掏錢贊助。

最近主婦變紅牌在台灣沸沸揚揚,華麗轉身蒼涼確診,以一己之力,關了全台八大行業,應該可以出來選市長,肯定比一些無症狀腦殘帶原者市長更有說服力。但我覺得台灣應該效法日德,補貼這些小姐們,她們不偷不搶也是正當專業,醫心不醫人,撫慰多少寂寞男子,維持社會穩定,促進台灣經濟,減輕台灣女人對著各階層直男溫良恭儉讓的負擔,可不是大功德嗎。祖師奶奶說過,

良善的妓女是多數人的理想夫人。既然她仗著她的容貌來謀生,可見一定是美的,美之外又加上了道德。

1961年是張愛玲唯一造訪台灣的一次,那時候的大二小鮮肉王禎和帶她到花蓮蹭酒家,酒家女坐在客人腿上與她對看,張愛玲覺得很有趣。也許她對台灣印象最深的最後還是酒店經歷,能入得了祖師奶奶法眼的台灣酒家,也算是另類之光。

家裡附近的亞超進了一款新的台灣芋頭麻糬,果然是軟嫩Q彈,愛不釋手,從此君王不早朝。這是末日氛圍裡微小卑微的確實幸福,小杯確幸微糖還可以順便測試甜味在不在。抗疫到現在,發現把距離拉開,每個人看起來都是美好的(胖虎不是)。

太劇烈的快樂與太劇烈的悲哀是有共同點的:一樣需要遠離人群。

張愛玲早懂得社交距離的重要性,最接近的距離一點五公尺。同樣還是那個老梗,十年轉檯無人問,一朝確診天下知。台灣就是那個Jessie。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