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鼠・過年]

所謂的年味,都是記憶的雜鞣,年糕香鞭炮聲,新的味道紅的顏色。大年夜在柏林ㄧ邊煮飯ㄧ邊聽著中國娃娃,稍微有那麼點年味,飄往回憶深處。記得很小的時候,大概六七歲,有次過年看了一個台灣怪談什麼鬼的節目,講到年獸,魑魅魍魎張牙舞爪。結果我做了將近一年的噩夢,時常夢到年獸,夢到那鑼鼓喧天的敲擊,晝伏夜出的侵襲。後來不知道何時停止,年獸突然消失。那時我就了解到影視分級制度的重要,國家未來的主人翁真的好脆弱。還有就是再怎麼可怕的噩夢都有結束的時候,如果我們願意醒來。祝大家恭喜恭喜發大財,發福發財跳起來。
#好的開鼠是成功的一半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