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日子]

時間不多加上病毒肆虐,一直沒去看柏林影展。昨天深夜看了蔡明亮的日子,沒有坐滿。用蔡明亮自己的話說,就是一個生病的人遇上外勞。不知道是年紀大的關係還是剛好睡超飽,整部幾乎沒有對白的片還看得津津有味,如果是十年前,大概沒有那個耐心。後座一位阿婆一開始猛咳嗽,害我都想把口罩拿出來戴,還好阿婆自己也看不下去,不到一半就走了。這些影展人各式各樣的怪片想必都遇過,蔡明亮這部也不算太偏門,中途離場的人就真的太嫩(煙)。

說這部不太偏門,是因為它剪輯依舊中規中矩,電影一半的地方有高潮,3/4的地方有反高潮,最後又有高潮結尾,非常經典好萊塢模式。整片都由長鏡頭組成,過於虛幻的長鏡頭是詩意,但太過真實的長鏡頭就像偷窺了。所以整部給人的感覺,就是窺視。因為真實平凡的場景,沒有窺視看不到。雖然我覺得中年老gay隨身帶著音樂盒這地方有點牽強,但亞儂・弘尚希的按摩技術感覺真的有練過。李康生總共哭了三回,第一回在刮痧痛後,第二回在按摩爽後,第三回是一個人獨自在清晨醒來後。日子,沒有大悲大喜,只有潛藏在底下的痛苦歡愉寂寞悲傷。日子有感,興許是因為年紀大了,或者是因為懂得。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