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輝伯]

自主健康管理終於結束,再也不用收到簡訊和提醒。只是現在疫情依舊風聲鶴唳百家爭鳴,戴口罩對大家都有好處,整個城市的顏值上升一個檔次。捷運內也不多人交談,加上新買的降噪AirPods,讓人對城市的感受產生了劇變,台北幾乎安靜到無法辨識,唯有熱度還在。

應小龍老師的約去了高雄快閃,跟一群法國幫相見,小嘴不停吃到懷孕。往高雄的高鐵上,身旁坐了一位阿嬤,應該有七八十歲。似乎是來台北看孫女,自己一個人搭高鐵回去。阿嬤喝著無糖罐裝黑咖啡配有包菜脯的飯團,然後打電話提醒孫女飯鍋內有早餐記得吃,阿嬤真的是台灣最可愛的生物之一。

記得上回去高雄是捷運開通沒多久的2008,那時搭高鐵去墾丁路過高雄順便拜訪朋友。轉眼就是一輪生肖,孩子上小學六年級,鼠年果然適合遊打狗。先在鳳山吃了飲茶然後轉往蔦屋書店喝咖啡,最後在鹽埕大吃特吃。鹽埕的傳統市場變得非常文青,然而最喜歡高雄的一點就是路邊有垃圾桶,莫名非常。以前在步校受訓,每次收假回高雄,看到那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的路名就覺得心煩,現在反而有點鼠來寶的懷念。

這週也是大新聞不斷,繼史明後阿輝伯也走了。李登輝近百年的生命,是台灣認同掙扎史的縮影。在日本中國與台灣認同之間游離搖擺,但凡意識覺醒者,免不了要這樣拷問和被拷問。但國族認同太虛無飄渺父權重重,民族主義是兩面刃,所以最後落實到對民主體制的認同,更寬容更有時代性,我覺得是他的一大貢獻。另一大貢獻是他培養了蔡英文留給台灣。當然人無完人,毋需神話他或一昧地詆毀他。

從高雄回台北的車上,走道那側的一位女生把口罩摘下沿路大咳特咳,咳得撕心裂肺,讓人聽得膽戰心驚,差點沒通知車長。過了台中,她旁邊的空位坐了另一個女生,結果一路安靜到台北,一聲屁都沒有。幹恁老師,我希望她這輩子都不會中彩券、統一發票、尾牙抽獎、刮刮樂,還有夜市彈珠台。

晚上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看到一隻小老鼠從旁邊跑過鑽到花瓶後,我停機了十秒鐘,然後默默地把腳抬上桌,鼠年真的讓人氣躁。記得以前綜藝節目裡那些沒有才藝但有臉蛋身材的女星都被稱為花瓶,現在比較含蓄都說是C咖,古代人嘴更賤,叫她們為肉屏風。

都中伎近日鮮解音律,獨丁月卿以簫稱,李竹仙以笛,高三以阮咸,蓮仙以琴,蓉薌、雅仙俱以琵琶得名,蓋所謂庸中佼佼者,余多肉屏風矣」。

王韜〈燕臺評春錄〉

國民黨就是那個肉屏風,只躲得了老鼠。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