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無]

在台北時,尖峰時段搭捷運都很緊張,因為不知道自己擠不擠得上去,梁靜茹畢竟沒有給我太多勇氣。習慣了德國人的體感距離,在台北感覺大家都是抱著搭捷運,陶晶瑩也覺得太委屈。因為實在沒空間可以拿書出來看,我只好一直加入前面先生小姐在手機上的聊天,順便觀察有沒有用什麼新貼圖,台灣人遇到貼圖真的是義無反顧。也許只有台北這樣,大排長龍的餐廳,人滿為患的咖啡館,其實常常分不清是在過生活還是在被生活過。

最近才知道原來生祥為大佛普拉斯做的配樂有出黑膠,所以特地帶了一張回德國,有無那首真的好聽。其實問有無,都是在說服別人也說服自己。人生常常有黑白荒謬的悲喜片段,笑中帶淚的魔幻時刻往往最真實。離開台北前去逛了迪化文青一條街,有一隻貓坐在石墩上仰望著電線上頭的兩隻鴿子,引來一堆人圍觀,望著的被望著,鴿子一飛走,一切都煙消雲散。我站在百年老街的十字路口,像是目睹了一場國族寓言。

人生無定著,世事歹按算。

如夢幻,如泡影,如露,亦如電。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