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Ólafur・Arnalds]

自從上回在冰島咖啡廳偶遇Ólafur Arnalds 後,已經快三年沒看到他了,終於又等到他的音樂會,而且是在科隆愛樂廳,音響聲光超搭。2008年第一次去他的音樂會,是在科隆偏遠的小場地,現場觀眾大概不到百人,那時候就一試成主顧。同樣來自冰島,他的音樂不像吸個肉絲那樣,總是在掙扎,總是想掙脫某種束縛,然後換來柳暗花明的淋漓快感。Ólafur的音樂像躺在北地的極光下,寧靜又炫目地吸走你的靈魂,然後享受那種瀕死邊緣的半夢半醒。Ólafur說他去年準備新專輯時遇到瓶頸,所以去了東南亞旅行。在印尼的一個小島,遇到他們過新年,也就是一年前的今天。他們慶祝新年的方式很特別,所有的人都必須待在家裡不出聲,所有的電器照明都要關掉,機場也停飛一日。他們用安靜的方式度過一年的交替,在當地的方言裡,新年的字面意義就是快樂。在一年的最後一日,讓自己回歸到自然的聲音,沒有煙花燦爛沒有簡訊祝福,安安靜靜地開始新的一年。歲月靜好,也可以是這個意思。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