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夢迴]

半夜被詭異的夢驚醒,夢境的最後一幕,一個人對著我喊,不要飛到那裡,那邊有蟲。然後我就嚇醒了。床外圓月高掛,看了一眼手機,差五分凌晨五點。昨天收到一個大學社團朋友的訊息,問我一位以前學長的聯絡方式,多少年沒聽到這個名字,又熟悉又陌生。躺在床上,大腦開始瘋狂運轉,回憶就像攔住洪水的閘門,哪怕有一星點的火花,一但開啟,思愁燎原泛濫成災。人生的跑馬燈開始在眼前閃過,ㄧ幕ㄧ幕步步驚心,從大學開始到帶直到國小。想到那些失去聯絡的朋友,那些心動的初戀二戀三戀,那些青澀瘋狂的年少,那些多愁粘膩的青春。像是臨死前的即視感,有那麼一霎那,我在想我是不是要告別人世了,拎杯現在還他馬的忒不想死。再看一下手機,六點了,還是起床好了,年紀大了回憶過去特別傷神傷腦。

從床上爬起來泡了杯咖啡,點開靖雯姐的執迷不悔聽。小時候班上的女生特別愛這首歌,有個女同學抄了執迷不悔的歌詞給我,我那時候很羨慕字寫得漂亮的人,到現在都還收著。對於一個年少無知毛還沒齊的男孩唱著並非我不願意走出迷堆,現在想起來就覺得很荒謬。小二時,有ㄧ日在操場邊,班上一位女同學說要當我女友,然後就牽了我的手一整天,後來的結局如何我已經忘記,那位女生的面容也早已模糊,我唯一記得的是,她的鬍子(現代術語叫做唇上汗毛)很濃密。人的大腦是如何從紛亂雜沓的資訊中,選擇性地記下最詭異畫面這件事,我一直弄不明白。

回憶過去的感情也是如此,張愛玲在色戒的末尾寫王佳芝在易先生買戒指時坐實自己的愛戀,

這個人是真愛我的,她突然想,心下轟然一聲,若有所失。

但其實是王佳芝早已愛上,不願面對而已。人生中少有如此即時的頓悟,後知後覺成了習慣。即便是頓悟,也可能是虛幻,想在當下說服自己罷了。還是林夕寫得好,

過去既然難忘,就不要忘,讓它變成永遠的錄像。

愛不愛你都一樣,思不思念已經無關痛癢。

無法踏入同一條河流的我們,時間就像釘下的秤,一點沒得翻悔。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