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可麗]

昨天跟同事去喝酒,結果不知不覺就喝了三杯IPA兩杯shot(超甜八角有夠難喝)。沒想到喝完,就被拉去吃泰式炒河粉。先喝酒後吃飯的下場就是回家大吐然後昏迷不醒,年紀大了深夜就應該在家追劇打毛線,狂飲什麼的太傷心肝脾肺腎了。

那天在巴黎市區閒晃,無意間經過了一五年恐攻事發地Bataclan劇院,當時有八十九人被槍殺。三年過去了,傷痕依舊在,街角還是喧囂熱鬧,愛恨交織。在劇院旁的街道撿到了一張Yuki Beauté傳單,性愛瑜伽一小時要價七十歐,中式按摩五十歐。多做愛少傷害,禮運大同。

離開巴黎那天,去了很喜愛的小餐館吃飯。旁邊坐了一對米國亞裔男女,斷斷續續若有似無的交談,應該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女生疑似美女,男生雖然不是帥哥,但倒是很體貼。男的說他準備去柏林旅行,問對方有沒有興趣一起。那女生接著問,柏林?是個國家嗎?我他馬的一塊豬肉含在嘴裡差點被噎到,眼球整個翻到大西洋,還要忍住不能大笑。但畢竟男生很紳士,還好心地解釋柏林是德國首都,一點都沒有取笑對方的語氣。但我就是個畢曲,很想把口中的豬肉拿出來,轉頭跟他們說,你們不適合,還是不要勉強了。畢竟愛情好盲目,只有口中香嫩軟彈的豬肉才是真實的,吃進去跑出來都屬於自己。

搭火車離開巴黎,整個車站的兩間保羅只剩一顆可麗露,含淚揮別也要吃下去。世情惡,人情薄,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倚斜欄。可麗露,唯一含。怕人詢問,咽淚裝歡。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