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勇氣]

跟朋友相約搭自由座高鐵去台中,提早到月台剛好有一班即將開走,兩人匆匆上車後才發現沒有看中間停站(德國俗就是不知道根本一定會停台中),立即想下車查看,結果杯具出現,只有一個人下車,天人湧嗝,八十七分不能再高了。有一個婆婆看我站在車門旁,就拿了兩支手機來問我,為何她不能上網,兩隻都是氨濁手機,婆婆你不知道我還在用愛縫4S嗎?妳手機太先進我不懂,而且我長得很像客服人員嗎?為什麼老年人有兩支手機?我敷衍地回答,地下收訊可能不好,你上去就可以用了。即使意識到自己用詞不正確,但我要去板橋換車沒辦法了。還有一回在捷運站儲值,有兩位很正的韓國妹用英文說她們要去西門,指著標示的西門站問how much?我就指上頭的20元給她們看,她們便很開心地買了票(20元不是阿拉伯數字嗎?耍我囉)。前幾天過馬路還遇到一位中國大嬸,拉著行李箱問路,說要去體育社買羽毛球拍,用愛縫七刷著孤狗地圖問我怎麼走,證明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用孤狗地圖問路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果然勇於發問的女人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

想到我爸跟我說我爺爺的往事,他說我爺爺日治小學畢業,寫得一手好字,所以凡事有婚喪喜慶都會找我爺爺,常常是半夜村子有人過世,他都要被叫去處理。但我爺爺膽子很小,半夜不敢走山路,總是拉著只有十歲的我爸一起去。結果就是在那邊看人家處理屍體,穿壽衣等等,弄完再走回家。我爸說他現在都還記得那些死去老人的臉,OMFG,這根本可以寫成伊藤潤二了。世上最勇敢的,不是男人或女人,而是不知怎麼度過童年而且還沒有長歪的那些孩子們。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