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大佛]

吃完年夜飯,想說選大佛普拉斯來闔家觀賞。OMFG根本不合適!馬的你的妹妹濕了,我也要漏尿了,男女叫床聲也太後現代,看得我靈魂幾欲出竅。還好我媽馬上被拉去牌桌打牌,我姐看完一直震驚她都沒注意到小亮哥,我爸則是從頭看到尾,最後稱讚配樂很好(還是配音?)。

某天在電梯裡遇見久違的某層鄰居大嬸,對我寒暄了一句,“從德國回來過年啊?”我說是啊,大嬸理直氣壯地接著就問,“結婚沒?買房子沒?”驚得我失智五秒,差點關你屁事要脫口而出。小學拿過德育獎的我,只好笑笑地回答,幹還沒。年節的時間總是以一種很奇妙的節奏進行著,睡覺吃飯看電視人擠人,吃飯看電視睡覺人擠人。幫牌桌上的阿姨們買咖啡當乖小孩,讓父母看了一集網劇上癮拓展視野。昨天麻將打到一半,一位阿姨說她快睡著了,要大家講個笑話給她提提神,而且要有顏色的。我媽站在旁邊,信手捻來就是一個黃色笑話,阿姨還嫌老笑話早聽過了。我在客廳陪我爸看琅琊綁,整臉就是一個OMFG,確確實實體驗了走春的真諦。果然女人過了一個年紀就是無敵。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