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生・西藏]

天氣突然轉冷,像是秋天決定緊急煞車,讓冬天先走一步,溫度驟降,身邊的人都感冒了。本來以為今年生病的闊塔已經用完,沒想到病毒輪流轉,還是轉到自己身上來,偏偏又是超忙的一週,發燒頭痛流鼻水接著來,一個不漏,坐不如躺,生不如死。

前幾天得知,一個朋友的好友,四十歲的女性,因為輕微的肺病,一睡不醒,走了。她今年才在紐約完婚,正準備跟老公計畫著要生孩子,時間就這麼被掐住,停了。2017像是流年不利的一年,年初朋友的男友因癌離世,年中一個朋友中風住院。生老病死,沒人躲得過,偏偏遇到時,又是令人手足無措。說雲淡風輕,說海闊天高,都是安慰活人用的。叫人活在當下是個偽命題,如果知道明日死期將至,誰今天還在拼死拼活加班?但就算隔天要涅槃,今天難道就不用大便?

生病時談生論死太沈重,一把眼淚三把鼻涕。突然想起了一首西藏民謠:

上方的極樂世界未必就這麼舒適吧,
你看活佛們在升天時,還不時地回望人間;
下方的地獄界未必就這麼痛苦吧,
你看貴族老爺們,都爭先恐後地向地獄走去。

人活著,就當作是做功德吧,善缽歡樂善缽愛。晚上喉嚨實在太癢,只好猛聽B5高音,順便止小兒夜咳。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