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市場]

喜獲一款憤世忌俗貓奴口香糖。昨晚是科隆的夏日煙火節,據說是德國最大的一場,因為實在太冷了,所以就窩在家裡的窗邊欣賞,還特地拿了海盜望遠鏡觀看,真是矯情到了極點,以前的少男煙火心都成了大叔香菸控。記得剛到德國時,總認為德國煙火好難看,根本比不上台灣煙火燦爛。然而這次的煙火讓我好驚豔,音樂與煙火的節奏配合得天衣無縫,搭配現場的合唱,有種“你啊終於開竅了”的錯覺。大概是人老了,總是容易被簡單的娛樂所取悅。

午後打電話回去跟老爸抬槓,他跟我分析菜市場裡的攤位價格。雙連傳統市場介於捷運公園與民宅之間,民宅本身除了有店面之外,前面的位置也可以租攤位出去,當然不是合法的,是黑色收入。一般攤位的價格至少一千八,他說有個歐巴桑(他給她的綽號叫土匪),她有五個攤位出租,每個開價五千。在這種供小於求的情況下,還是很多人租。這不是一個月的價格喔,這是一天的價格,也就是說土匪姨每天有兩萬多的黑收入進帳,不用繳稅的。我爸就笑她,她都八十多歲了,賺這麼多錢不花,最後還不是留給別人。老爸畫風一轉,又說到有個賣麵的年輕人,大概四十來歲,高大強壯,結果有天晚上就一睡不醒,走了,留下老婆跟兩個兒子。有錢沒命花,有命沒錢花,有錢不敢花,沒錢拼命花。我感嘆,人的一生真刺激,放得好就是絢爛煙花,放不好就是一地煙屁股。但孔雀開屏再怎麼美,轉過去也就是屁眼兒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