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人權]

在法國以城堡建築群著名的羅亞河谷(Vallée de la Loire)待了幾天,根據統計這裡總共有幾百座城堡,光是導覽地圖上列出來可參觀的城堡就有六十座,我們很努力地去了兩座,一個是曾為法國皇室重要別宮的Chambord,另一個是達文西最後的埋骨地Amboire。Chambord城堡的象徵意義大於實用意義,歷任法國國王在住度過的時間都很少,畢竟離巴黎有點遠,而且附近水域很多,一堆蚊子,我想到皇室貴族們要隔著厚重華麗的衣物抓癢的畫面就覺得很好笑,也許是世上數一數二貴的蚊子館。Chambord城堡最有名的就是建築中間那座據說是達文西設計(或受其啟發)的雙螺旋梯,互相看不到,很適合情婦逃跑或是盼今世不相逢的怨偶。

達文西生命的最後幾年是在法國度過的,他是受到當時年輕鼻子又大的法國國王法蘭西斯一世的邀請,到法國幫他設計城堡,並引入文藝復興的藝術。達文西會離開義大利來到法國據說跟米開朗基羅有關,我直接腦補成文藝界跟同志圈的互相傾軋,大概就是“有帥哥上門邀請,老娘不跟你鬥”的負氣出走。李奧納多死在法蘭西斯一世懷裡那張油畫非常有名(米開朗基羅眼球大概都翻到腦後了)。

撇去豪門恩怨相愛相殺的歷史八卦,我對這些城堡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座城堡的入口(其實幾乎所有法國公共建築都有)都放著兩個模型,一個是城堡本身的建築外觀,另一個是內部格局,旁邊還附有點字符號說明,這是專門給視障人士提供的資訊,讓我真心讚嘆法國的無障礙空間。當我們常常看到西方社會揮舞著人權大旗,進而轉身攻擊他們旗子插不到的地方時,我們也不要對這些小細節視而不見,這種關懷不一定到達滴水不漏的程度,但是盡可能鉅細彌遺。至少我在法國看過很多視聽障礙或肢體障礙人士出門party,很大程度地融入社會的各種活動,是我在德國也不常見到的。這些人不需要我們的憐憫同情施捨,他們只需要一個能把他們也列入考慮的公共建設,能完善他們發展的國家政策。弱勢團體如此,少數民族如此,LQBT族群亦是。人權是面大旗,而魔鬼藏在細節裡,天使也是。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