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法國]

手機已經用了六年,容量非常小,所以每回出遠門,裡頭放的歌曲都不多,就是兩百來首“最喜愛的歌曲”,全部聽完一輪也需要十五個鐘頭,所以對我而言大概足夠了。而且偶爾還能聽到被埋在回憶深處的歌,然後產生“哎~我當初好喜歡這首歌”或是“我都忘了有這首歌”之類的大叔傷懷。就像Chris Garneau十年前那張專輯《Music for Tourists》,很適合在旅行途中坐車時收聽,〈Relief〉雖然說的是情傷,但有鑒於每人都有被感情傷害過的經驗,任何療傷歌曲都容易產生共鳴,在不斷前行的晃動列車,窗外永無止盡的景色遞嬗,聽著他低吟著:

I saw the sea come in
I saw your good old friend
He walked right past
I’ll never ask
I’ll never ask again

I heard your good old word
And I also heard the things you said
They shuffled in
Auf wiedersehen, auf wiedersehen
Goodnight

記得某個早晨在法國城市Tours,一個滑板小弟沖過來問我知不知道葡萄乾麵包(pain aux raisins)哪裡可以買。我的眼神空洞了三秒,第一秒想著我是不是聽錯了,我的法文是不是全都還給老師了?第二秒想著拎杯是觀光客啊,我怎知道,麵包店不都有?最後一秒想著,葡萄乾麵包也是我的最愛,我也想知道哪裡可以買。最後,我還是說了一句我不知道,小弟失望又輕快地滑走了。人在法國常常有這種奇特的魔幻時刻,讓人分不清現實與夢境。如果說德國就像被橡皮筋綑得死死的社會,法國就是一個少根筋的地方,驚喜與驚嚇共存。

有次在Amboise小鎮散步,突然看見一位爺爺在自家車庫裡修理一台藍色小飛機,我馬上腦補成小王子裡頭那台,頓時整個畫面都魔幻寫實起來,也許老爺爺也想遇見小王子,尋找那朵玫瑰,就像新版的小王子動畫那般。還有一回早晨,在公寓的窗戶旁抽菸,看到穿著吊嘎的鄰居大叔突然從車庫推出一台很美的古董老爺車,在發動三次後終於成功,揚長而去消失在寧靜的清晨街道裡。我想法國總是能製作出瘋狂詭異的電影與動畫,那些素材或許正是來自現實生活中,魔幻最寫實,虛無即是存在。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