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遺忘]

昨晚作夢,夢到自己搭火車去趕飛機,中途要換車時不知哪根線突然斷掉,直覺地認為在行李架的行李會直接掛到目的地去,結果下了車才發現不是那麼回事。一邊急急忙忙打電話給失物招領櫃檯,一邊卻又錯過了下一班列車。好不容易找到一班車搭,結果一上車,全車廂都是黑的,有點往恐怖片劇情的方向發展,我心裡關公大戰外星人般囧幹了三百回,當機立斷,放下手機,恁杯不玩了,結果在半夜三點醒了過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突然間,覺得好像隱約有種人生啟示在裡頭。是不是常常自己在做傻事時,即使肩膀上的小天使在一旁極力勸阻,但還是給它潦落去。有時我們只是不願承認自己在做傻事而已。另外一個啟示就是,有時劇本實在太糟糕太狗血了,我們都要有勇氣站出來說,本宮乏了跪安吧,恁祖媽不玩了。就這樣想著想著,又睡著了。沒想到上天待我不薄,又作了第二個夢。夢到自己返校拿成績單,結果一看,公民與道德被當了,胸中一口血像東方不敗一樣吐了三尺遠,數萬隻草泥馬桿羚羊從頭上呼嘯奔騰而過。

如果說第一個夢是源自我對於德國國鐵時常誤點的不信任和對於趕不上飛機的焦慮,那麼第二個夢其實是告訴我,我最害怕的就是公民與道德不及格?但夢本來就有很多歧義性,所以才容易自圓其說。夢充滿了情緒是毋庸置疑,但夢有沒有顏色?在我的夢中,只有在特定的場合才會注意到夢裡是有顏色的。我還有一次夢到跟朋友喝咖啡,耳邊突然傳來不熟悉的古典樂,然後跟朋友聊到,這曲子我不認識。但這首曲子出現在我的夢中持續好長一段時間,究竟是我腦子無意間把它全部給偷偷記了下來,抑或它是以旋律片段的形式被我的頭腦在夢中重組了?最近一篇研究提出一種新看法,它說人的意識可能是資訊在腦中傳遞產生的亂度副產品,在混沌中生出秩序似乎很符合當代的宇宙觀。我躺在床上想不出為何我們跟無頭無尾能飛的豬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所以還是起床尿尿先。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