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毛・納粹]

一早醒來,臉書又是開天闢地式的一片罵聲,那個納粹軍裝聖誕趴已經成了國際新聞。雖然我昨日已經看到新聞,但我想以色列政府還沒反應之前,應該都只是國內醜聞,沒想到網路時代的訊息就是傳得很快,最慢出來的新聞稿大概就是校方的道歉聲明。有人就罵難怪台灣名列無知之國第三名,教育失敗,還有人直接攻擊學校是二流師生不意外。我有時候覺得鄉民不可怕,恐怖的是那些路人。納粹極權的悲劇告訴我們,在對的時空背景下,如果個人拋開獨立思考,拋開對社會的反省與辯證,任何“普通人”都可能成為國家的殺人機器。台灣長期以來的教育模式就是能去政治化就去政治化,黨國教育下的平民擁有的政治敏感度已經很低了,但不能說的秘密就是,你不去碰政治,政治也會來找上你。因為眾人的事,你我都在其中。

但我也不願把這件事泛道德化,因為事件的本質多半是複雜的(如果巴黎合約沒有這麼嚴苛,德國也不會經歷一戰後的經濟崩潰與極權主義的快速崛起;納粹集中營的殺人機器很多都是美國公司的產品,美國在對日本開戰前,在德國賺進了大把鈔票;以色列這半個世紀對巴勒斯坦的佔領與略奪難道不是刻意被淡化?),善惡二元論只是懶惰的人用來自我安慰的。從外國人的角度會覺得,台灣人真的是精神分裂,一方面抨擊那些扮裝的學生,但那個殺人不遑多讓的介石還坐在廟裡供人朝拜。我有時真覺得我們自己精神出了問題,但沒辦法,我們在中日美的角力間夾縫裡求生存,還不時去歐盟那邊領法旨。一方面覺得自己好山好水好現代,一方面又懊悔把寶島糟蹋得不成樣子。我們特別關心西方各國對台灣的看法,但島內年輕人與弱勢團體的聲音我們卻又當作沒聽到。我們時常覺得別人看不起台灣,但轉身又去嘲笑東南亞各國。台灣的多重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就像幽魂一樣徘徊在島內,幽魂嘲笑清醒的人活著太痛苦,清醒的人覺得幽魂太懦弱小確幸,所以廟宇與教堂得以深入民間攻城掠地。但海外油子大概是最沒資格批評台灣的,因為我們不用忍受那島內鋪天蓋地式的精神轟炸,雖然我們一樣在國外精神分裂。台灣應該擺脫中二學生的身份,在想要引起別人重視的同時,又不斷地去掀女生裙子的青春期男生。比起美國的公主病,歐洲的憤青症,台灣應該要追求大嬸精神,就是那種颱風天還是要出門買包子的堅決,風雨無阻邊走邊吃。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