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生日]

我爸國曆生日跟我同一天,但他們那代人幾乎只過農曆生日,剛好今年他的國農曆生日重疊,所以我打了電話回去互祝生日快樂。不知從何開始(年紀大之後?),我就對於過生日這件事抱著無所謂的心態。但我小時候對於生日有種忒變態的執念,大概是缺乏安全感關係,總覺得只有生日那天才會有存在感,對於拆禮物或是吃蛋糕這種事更是看重。有一次生日,上學前先去了店裡吃早餐,以為父母忘記我生日悶悶不樂正準備離開時,我媽叫住我,然後往我手裡塞了兩顆白煮蛋,她說生日就是要吃白煮蛋(不知道她是亂編的還是怎樣)。那次在寒風中走去學校的路中,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從口袋裡傳來的溫暖,然後我才覺悟,生日真正重要的其實不是禮物蛋糕或是狂歡派對,而是別人送的些許溫度,讓我們好好地往來年走去而不感到寒冷。

我跟我爸哈拉了好一陣子,他說他上禮拜剛去參加我表妹的婚禮,這禮拜還要去我姑丈的葬禮。或許到了某個年紀,紅白喜喪都可以這樣雲淡風輕冷暖自知。我問他表妹夫是做什麼的,他說什麼工程師之類的。他馬上接著說,現在誰不是工程師,現在的工程師不就像我們以前的裝配員一樣嘛。他的誠實豆沙包讓我一噎,不知道要接什麼,只能在心裡默默點頭。然後他又開始跟我解釋我媽最近被詐騙的事,有人冒充我表弟跟我媽借錢,我爸媽想說年輕人出社會創業有困難可能不好跟父母開口,就義無反顧地匯了十萬過去,也沒跟我舅舅舅媽求證。我覺得這真的是太呆了,不好意思問舅舅舅媽也可以問其他表弟啊,line一下就知道是詐騙了。但畢竟生米已經煮成油飯,除了報警也沒辦法。我爸還很傲嬌地跟我說他昨天又接到一通詐騙電話,結果跟人家在那邊拉咧了一個小時才戳破人家。我後來安慰他,其實啊,錢能解決的事都算小事,錢不能解決的事才麻煩,就當做功德好了。那些詐騙的人其實很可憐,因為他能騙到的,都是相信他的人。世界上有多少人努力著讓別人相信自己的存在價值,有多少人流淚流血要讓別人相信他們的愛情。錢沒了還可以賺回來,有些東西丟了就是丟了。

最近臉書河道上很多人都在轉發〈姐妹〉二十週年的MV,其實二十年前我跟〈姐妹〉不熟,因為多愁善感的小文青怎麼會對陽光熱情的歌曲有反應?我們當然整天都在唱“我是被你囚禁的鳥”。長大後才發現,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裝不下就放了吧,畢竟那撩亂的城市,容不下我們的癡。未妨惆悵是輕狂,漫漫長路,還是活得自在點。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