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市集]

陰陰冷冷的週日午後,城市裡的人們不是在聖誕市集就是在往聖誕市集的路上。只有人群中有笑容,每個走在路上的人都是一臉慘淡,刻意配合著滿街的紅色金黃。火車搖搖晃晃,昏昏欲睡的人們昏昏欲睡,看著外頭飛過的鳥飛過。一對小情侶上了車,嘻嘻笑笑地窩在角落卿卿我我。小哥喝了口手上的蠻牛,突然一個噴嚏,近距離地全射在小姑娘的臉上。世界頓時安靜了下來,OMFG,我想從懷裡拿出蠟燭替那小哥點上。小哥慌慌張張地道歉,還跟其他乘客借衛生紙。小姑娘委屈地擦拭,痛苦的表情大概是蠻牛對眼睛真的太過刺激。我用力忍著不笑出來,盯著地板,耳邊響起辛曉琪的倆倆相忘。恩怨難計算,今早的容顏老於昨晚。突然,小姑娘哭了出來,小哥不知所措地忙著安慰。我感歎著,愛情真是人生的悲喜劇,有時滿心歡喜,有時滿臉口水,更多時候是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我想起了張愛玲的封鎖:

…翠遠的眼睛看到了他們,他們就活了,只活那麼一剎那。車往前當當地跑,他們一個個的死去了…封鎖期間的一切,等于沒有發生。整個的上海打了個盹,做了個不近情理的夢。

列車到站了,我跨過那被遺忘在地上的蠻牛走出車外,凜冽的寒風吹了過來,哆嗦了一下,拉攏衣襟頭也不回地走向聖誕市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