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離去]

今天突然得到的消息,一個以前認識的朋友年初時過世了。我們雖然沒有深交,但碰過很多次面,也聊過不少天。她回台灣工作後,沒有繼續在臉書上聯繫,彼此就這樣錯過,生命自顧自地走了過去。我很感慨,生命的本質有時如此殘酷,如此短暫。人生中可能會遇到無數的人,來了又走,擦身而過。今晚的啤酒,會不會是最後一口;還沒讀到結局的小說,下一頁是不是再也翻不過去。我們在愛恨中掙扎,在人海中遊蕩,告訴自己千萬要把握當下,卻又麻醉在往往復復的瑣碎中。只是,真的到了那個時候,要面對終點的,只能是自己,也只有自己。有人活得刻骨銘心,有人活得雲淡風輕。有人只是想安身立命,歸屬有心。我記得小時候感到被世界拋棄時,腦中只要想著自己的葬禮,肯定會有人為我哭泣時,就沒那麼難過了。長大後我才了解,愛極其有限,不要去愛那些不會為你流一滴淚的人;愛不是萬能,所以才珍貴。寧可愛人,不要愛神。因為它不會死,而我們會;它不需要愛,我們身邊的人才需要;它不會為你落淚,只會來參加你的葬禮。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