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Kiwanuka]

昨晚去了英國歌手Michael Kiwanuka爆滿完售的演唱會,他的創作風格雖然是靈魂搖擺,但很多編曲節奏有著濃濃八零年代的味道。時而低沈時而高亢,感傷控訴激昂,來回反覆不斷震盪。他的音樂就像一個害羞的小宇宙(無關什麼家仇國恨,但又比兒女情長多那麼一點東西)緩緩地包圍著每個人,沈醉在自己的世界中。左邊的情侶抱在一起甜言蜜語,右邊的兩隻熊喝著啤酒用眼神不斷調情。有那麼一瞬間,我居然想起台灣的那卡西,思緒飄回到那光怪陸離的八零年代台灣。

大概六七歲時有了第一台隨身聽,從幼稚園輟學後,我就不愛聽兒歌了。記得那時反覆聽的卻是不知誰給的張淘淘跟紅唇族。其實妖孽小學生哪聽得〈懂抱著你的感覺〉裡唱的”為何愛情總是結束的那麼早”。我同時也很糾結伊能靜一直唱“爸爸不要說我還是一個好女孩”,究竟是好女孩還是壞女孩?我爸習慣在工作的時候聽台語歌,於是我每天也跟著唱“講什麼你愛我,千千萬萬年,講什麼你永遠,袂來變心意”或是“誰人會了解,誰人來安慰,我心內的稀微”。感覺自己每天都在浪子、怨婦、失足少女中變換角色。那是光怪陸離的八零年代台灣。

在那個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人們開口閉口都是錢。街頭巷尾都是在討論股票大家樂六合彩,好像永遠存在一條致富的公式,只要在紙上加加減減就可以算出鉅富。我小時候回鄉下還會特地跑去土地公廟看那個麵粉浮字盆,但也從來沒看出什麼數字。長大後才發現那是多麼瘋狂的年代,只要有錢,沒有什麼不可以。還記得有次,一群叔叔伯伯偷偷帶我去看牛肉場,依稀只記得我一直在吃美味的醃芭樂,還有台上除了紅色雨衣之外什麼都沒穿不斷走來走去唱歌說笑話的阿姨。我後來整個睡著,不知不覺就又被帶回家了,忘記事後我爸媽有沒有發火。現在回頭想起,讓小學生坐在牛肉場裡吃芭樂的社會的確是有那麼點詭異。但三十多年來,台灣變了好多,不記得自己曾經的猥瑣,在取笑別的國家時,也忘了自己當年是那個被嘲弄的對象。但其實每一步向前都不容易,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包袱與希望,但每一代人的路又不盡相同。我覺得當年紅唇族的〈猜一猜〉放到現在來看還是很有時代意義。

如果世上沒有眼淚沒有愛
一切感覺都會變成空白
誰說星星不能摘
誰說彩虹不能放口袋
誰說我們長大會變壞
誰說小孩不能談戀愛

當年的牛肉場讓我成了堅定的醃芭樂支持者,誰說我們長大會變壞,誰說彩虹不能放口袋。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