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旅・十年]

突然翻到剛來歐洲時在瑞士旅行的舊照片,覺得莫名驚駭。要是人生中有什麼事是讓自己後悔的,留長髮肯定可以排到前三名。記得將留了一年多,及肩長髮剪掉時,心中多麼痛快。長髮實在巨難整理,太欽佩那些一直留長髮的女生。回想當初為何有留長髮的衝動,除了懶惰之外,大概就是追求在剪髮時有種恁杯豁出去了通通剪掉的快感,即使快感之後總是伴隨著空虛。離開台灣十年了,像白駒過隙,忽然而已。人生真的是好奇妙,總是在不起眼的決定之後搞得柳暗花明或面目全非,就算想機關算盡也算不到一個收斂。還好那發散的頭髮可以留了再剪,剪了再留,直到禿光的那天都還算掌握在自己手裡。

記得小學畢業紀念冊上,一位我很喜歡的老師送了我一句話,他說人生有許多空格是需要自己去填的,願我_____,祝我_____。長大後發現人生要是填空題那也好辦,可惜最後根本是open book的申論題,怎麼也寫不到滿分。最怕是洋洋灑灑好幾頁卻文不對題,重寫來不及撕掉又可惜,只能在那邊塗塗改改立可白中毒到鐘聲響起。人在世上總還是怕心虛地交卷,唯一慶幸的是還能有朋友在旁邊借筆送水遞小抄,還有家人在外頭加油打氣。十年說長不長,但正妹都變成了熟女,鮮肉都成了大叔。十年說短不短,智慧沒啥增長,肉倒累積很快;見識廣不了多少,胃口卻大了多。一個人註下的命,就像吃下的香蕉,一點沒得翻悔。但也許我們還是可以從香蕉蛋糕、香蕉塔、跟香蕉牛奶中選一個比較不會拉肚子的吃法,乾燥清潔的人生總還是令人期待。

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
一邊享受 一邊淚流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