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TWO]

客廳一景。外頭寒風刺骨,電視上播著各式雪景裡的歡呼聲。百年一遇,千載難逢的帝王寒流像龍一樣衝破雲霄金光四射,散發各種香氣,蓮花在周圍綻放。 我爸低著頭問我,這個FB分享跟貼文有什麼不同。我媽也刷著平板對我爸說,你有沒有收到我在line上發給你的影片。只有我一個人仔細地聽著電視介紹,哪邊的羊肉爐薑母鴨又大排長龍了。

在台灣有個聽到耳朵快要長繭的詞,翻轉。什麼東西都可以翻轉,翻轉士林夜市,翻轉台北,翻轉台灣。台灣翻轉過去不就是智利外海?翻轉是個模糊曖昧的詞語, 所以這麼多人喜歡用。它不像革命一樣有顛覆的意味,但又比改變多了點速度感。所以翻轉便是不敢革命卻又等不及改變。我想,這大抵也是折衷的一種精神分裂。 比起翻轉蛋餅或是翻轉燒烤,來得更不徹底吧。我轉過頭跟我爸說,你看Youtube影片時,要把iPad翻轉過來,這樣就會比較清楚,你看,視窗是不是變得比較大了?

猴年要到了,大家其實也不必要為了一隻明通猴不開心。世上真正醜陋的,都不是形體。不是那些虱目魚小子,高跟鞋教堂,台北市街景,捷運防滑貼條。真正醜陋的,是那些粉飾下的惡,那些充滿恨意與歧視的宗教團體,那些剝削土地與勞工的財團,還有與他們狼狽為奸的官員政黨。明通猴算是醜得很平均,搭配上台灣人的反應(我們終於在乎美學這種東西了?),也是一齣後現代的本土行動藝術吧。

在台灣匆匆來去,但還是找時間看完一些書。阿才在〈奇怪的溫度〉裡的掙扎與荒涼,思宏在〈去過敏的三種方法〉裡的犀利與柔情,還有〈無法送達的遺書〉裡的哀傷無語。最喜歡這三本。這次回台最大的收穫,就是知道大家都過得很好,平安喜樂健健康康。我們都要好好活下去,猴年也是。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