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ONE]

匆匆去了台灣一回,投票兼探親,回來不打幾個字交個報告壓力很大。但兩年沒回台,那些能說的,那些說不出口的,豈是隻言片語就能打發的。能寫下來的,能翻過去的,難道就翻得過時間,翻得過記憶?

記得剛下飛機,當車子在高速公路上快駛,那烏雲壓得低,盤旋在一片密集恐慌的住宅高樓上,令人喘不過氣。像是恐怖片的開頭,大樓都是墓碑,而山丘裡藏著乾屍,好重的鬼氣。台北市景似乎依舊,卻又面目全非。離開太久,原來的熟悉漸漸被陌生取代,加上獵奇,使歸人都成了旅人。從來不是失根凋零的花,而只是那漂浮的布袋蓮,開不出驚豔。迷路,不斷在城市裡迷路。那鉅細彌遺的指標成了阻礙,往東南往西北都抽象了起來。回家成了鄉巴佬進城,路人說著一句句我無法快速理解的咒語,去冰少糖不要袋子,今晚北車小七見,有效去除PM2.5,水洗耶加雪菲小姐我要載具。妖怪鬼魅,口罩安全帽。

太多資訊轟炸,連我這個有點informania的人也招架不住,整座城市已經在我的理解之外。二十攤飯局,十五場咖啡,臭豆腐燒烤滷味花枝丸肉圓鹹粥豬血糕蚵嗲湯圓炸芋頭燒仙草黑輪牛肉湯還有小卷米粉配上阿堂鹹粥。擁擠的捷運上沒有隱私,左前方的阿姨在跟會計討論一批貨的價錢,前方的女生在line上貼圖轟炸,左邊的男同學滑著蘋果新聞。TMI所以我拿出書本閱讀,整個車廂只有我看書,也許客滿的誠品都是遊客。打開電視看新聞,主播報的是下方第一排跑馬燈,畫面是今日新聞重點,目前天氣在左下方小框框,最下方跑馬燈是快報,左邊還有一排滑動的氣象預報,新聞台的logo也沒閒下來一直轉動。新聞龍捲風跟關鍵時刻還是跟外星人很熟。看新聞,焦慮放空轉台焦慮放空轉台。爆頭車禍與上山賞雪輪流播放,最後是本日星座運勢。無知如我不懂警察宣導活動要表演胸口碎大石,無知如我不曉得原來玉米鬚也可以入茶。台灣不是鬼島,只是眾生迷離, 看得我著魔,看得我入迷。燈紅酒綠原來也是萬宗歸一,大抵是過份壓抑所以只能抓住那生活中的小確幸。沒有對錯沒有不可,這是太少選擇下唯一可得的,微小而確實的幸福。

只是不知,是明天先來還是無常先來,或是那個先來。朋友說她那個來不能吃冰。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