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再訪]

兩年沒去巴黎了。這個城市總是充滿驚喜,嚴格來說,應該是戲劇化,轉身就是電影的一幕,像是所有戲劇的元素都可以輕易地在巴黎的各個角落找著。在越南河粉店吃晚餐時,後面突然來了一桌中國人,點完菜每個人就都拿出一疊比越南生春捲還厚三倍的歐元五十元現鈔數了起來,無視餐廳來來去去的顧客,這麼平常這麼自然。城市裡,遇見的很多亞洲女生都面色蒼白抹著血紅的口紅,像是幽靈人間突然潮了起來。早晨喝咖啡的街角突然出現了視障學校的期末考,咖啡店的貓咪對著導盲狗們氣憤不已。中午的法國餐廳裡,兩個中國女人不停地自拍,一個說自己老公玩股票賺了六萬歐元,另一個則是勸她有錢就多花點。午後的馬路邊,零散站著等待客人上門的性工作者,白人一區,亞洲人一區,多半是有點年紀的嬸嬸們,有的獨自發呆,有的聚在一起聊天氣,像極了平常的午後,就像吹完幾個喇叭就要買菜回家那種。在墓園裡,一位老奶奶捧著鮮花靜靜地坐在親人的墓旁,突然手機一響,就開始大聲交談不斷大笑起來。巴黎就是這樣處處都有悲喜劇的橋段,處處都是感情交雜的場景。帶給張愛玲眾多靈感的上海人香港人,那些活在大城市裡,不徹底的人,其實巴黎人似乎也是。

傍晚地鐵上,有個扒手要偷我們東西被我阻止了,沒想到下車後又尾隨我們想要再偷一次,結果被我喝斥,兩個人就對峙了起來。他說,”怎樣”,我就回”怎樣”,一來一往。大概看在我們人比較多的份上,摸摸鼻子就走了。其實沒損失東西就好,也不算是什麼特別糟的經驗。我只覺得扒手技術不好,既然已經被發現就應該要知難而退。但我也覺得打小偷巴掌還要扭送警局可能也太不給人 留條後路走。當然扒手也是辛苦錢,每個人都會想說怎麼不去搶銀行要來扒我這不有錢人,但就是有錢人根本不會坐地鐵,不會在擁擠的店裡買東西。能搶能偷的, 不是觀光客就是粗心大意的人。也許每個扒手背後都有個故事,但問題是,我們想知道嗎?也許每個站在路邊的拉客的妓女背後都有個一些心酸,但我們想聽嗎?大 家都只是辛辛苦苦地活著,也許你只比我好一點,也許我比你幸運一點。還記得有年聖誕市集,一位老奶奶開心地要來買些禮物給親人,沒想到要結帳時才發現錢包被偷了,她都快哭了出來。如果你遇到那位小偷,會給他一巴掌嗎?或是如果他是為了小孩奶粉錢偷東西,你還會打他嗎?我還記得去年遇到偷我錢包,但卻又被我苦苦糾纏的那群羅姆人,即使露奶給我看但還是把錢包還了給我。如果我把錢包中 僅有的五歐送給她們,她們會感激我嗎?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即便不懂,也不要有恨。最後要離開巴黎時,坐在車水馬龍的路口喝著啤酒,太陽烤著來來往往的路人,突然後頭傳來雪兒阿姨的Believe,“…’Cause I know that I am strong ”,頓時間懂了,人生總有某些時刻你必須為自己站出來,就是為了問清楚別人倒底想怎樣?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