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幽夢]

凌晨醒在床上,無法再回去之前的夢。轉身看手機顯示的時間是五點半,不知哪來的滿頭大汗。躺著躺著,思緒飄到幾年前去的一個熱帶小島,十月初的南半球還是春天,一個人在島上待了幾天的時間。午後大雨,寬大的柏油公路上沒有任何人,潮濕蔓延。從森林到海邊,充滿著水分子不斷聚散的忙碌氣氛。我獨自坐在樹下看海,好像看得夠久了,就可以看見過去瞥見未來。望著望著,卻只見憂鬱從海平面升起,吞噬大地。滴答聲終於停止,夢境卻從未消失。想起《憂鬱的熱帶》的那一段話:

回憶往事是人類的大快樂之一,
但是如果記憶真的照本宣科什麼都重新來過的話,
很少有人會願意去再經歷一次他們所津津樂道的疲倦與痛苦。
記憶是生命本身,但是是另外一種性質的生命。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