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也・正名]

去參加了一個科隆的街頭小市集,有一台德國咖喱香腸車是改裝英國那種雙層巴士,下面賣Curry Wurst上面是座位,非常有創意而且人潮不斷。只是這台香腸車店名叫做Marie Curry,旁邊還放著一張妙齡女郎插圖。我想居里夫人(Marie Curie)要是地下有知,可能都想爬出來用她那兩面諾貝爾獎牌捶打老闆吧。此外,附近也開了一家新咖啡店,叫做”湯姆在哪裡?(Wo ist Tom?)”,本來還想帶我兩位叫湯姆的朋友去光顧說不定有折扣,不過他們店招牌居然用類似華康的少女字體,讓我一點都不想知道湯姆去了哪!另外,上回去 瑞典跟幾個朋友在討論師大的黃金雨季(golden shower tree festival,就是阿勃勒花季),雖然阿勃勒英文可以叫做golden shower tree,但用的時候,那個tree一定不能省略(他們網頁上有些省略),不然google看看golden shower會出現什麼。這就好像台灣有人把Pacific Rim說成Pacific Rimming(那個ing意思差很多)!當然,我們也不能歧視台灣許多隱藏的SM人口,只是那美好的黃金雨想像,那場面壯闊的” 環太平洋”,一下子就被消滅殆盡。 不如,就讓我們來再次欣賞一下辛棄疾的青玉案,把大家拉回那“美好純潔”的人世。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今天在路上看到一個德國女孩,她的脖子背後刺了一個“愛”字,字體頗優美,但仔細一看,那愛字裡的”心”少了一點。突然覺得她一直背負著這個殘缺的愛,不完整的愛,好可惜。但又想想,天底下沒有什麼是完美的愛,正因為愛有其限度,才令人更加珍惜。或說不定她一直等待著大痣先生(或小姐),在街頭相遇時大喊,”你就是我生命中缺的那ㄧ大點!“ 今日的愛殘缺小姐教我好多事,一直想像著她回過頭來,唱著“千江水千江月千里帆千重山千里江山…..”

突然想起中秋好像快到了,就去超市買了盒月餅,不到兩天就吞了三個豆沙雙黃,真的是在實踐月圓人更圓。今天去了一個朋友的小店,一個充滿活力的德國媽媽, 她用二手精裝書做了很多紙藝品,都非常精美可愛。不過我在角落有瞥見幾個作品是用”金紙”裝飾的,想說還好不是用銀紙,就沒跟她提華人的習俗云云。不過倒 讓我想起,幾年前朋友所上發生的趣事。在科隆附近的博士論文口試完有個傳統,你的指導教授通常要推著博士生坐在輪椅上遊行,所以口試前,其他同學們就會幫 你做博士帽,並且裝飾那台輪椅。有個朋友隔壁實驗室的同事要口試了,是個中國人,口試前天她路過他們實驗室看到他同事正在幫忙裝飾輪椅,整台車貼滿金紙銀 紙。她嚇得花容失色。原來是那些同事去亞洲超市看到這些閃閃發亮的紙就覺得很美,買了一大堆回來貼在輪椅車上。我朋友馬上過去制止他們,並且解釋金紙銀紙 的真正用法。要不然,口試完坐”靈車”遊行,音容宛在,我想,一般人都很難承受吧。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