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ck・狗屎]

難得不太熱的好晴天,走在路上都是爽快。在地鐵巧遇巴西來的日本同事,她說她好開心看到我可以跟我說話,因為有個怪老伯已經跟蹤她一整天,這種情況已經斷斷續續持續好幾個月。說沒幾句,她就又匆匆忙忙下車,說要避開怪老頭。我只好祝她早日脫離老頭魔掌。走去要聚餐的日本料理餐廳路上,經過了一座墓地公園, 墳頭稀稀落落地散落在草地上,有大樹有涼椅,還有人在草地上野餐。我ㄧ時好難融入那情境,就好像在台北呼朋引伴邀大家一起去六張犁烤肉一樣。人在異鄉總有這種感情轉換的荒謬感,就像在餐廳看到有人穿著Planck Function t-shirt的那種突兀,就像飛過了六個時區來到歐洲,所有的感情都被傅立葉轉換了,那大起大落的心情都被抹平,而那些細微的起伏都被放大。荒謬不是生活的一部分,而是生活的本質。 坐在公園旁的椅子上看到一位女的正遛著狗,小白狗蹲了下來,一位大嬸牽著另一隻大狗經過,滿手都是塑膠袋,就問那位小姐需不需要。那年輕小姐婉謝說不需 要,她的狗似乎大不出來只有尿尿。大嬸被狗牽著繼續向前,口中滿是牢騷,”為何附近都沒有狗屎袋?!” 我想人生中,總是有“沒狗屎有袋子”的片刻,但更多的是“有狗屎卻沒袋子”的時候。於是我起身離開。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