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ur・Rós]

Sigur Rós昨晚杜塞的演唱會,只有激昂澎湃可以形容。上回見到Sigur Rós已經是六年前了,這次特地站近一點,離舞台大概只有五公尺的距離,震得我五臟六腑無一處不暢快。舞台上有個寬大概二十公尺的螢幕,同時播放著影片與動畫呼應著音樂。演唱會以幽暗開始,舞台被白色薄幕圍繞,鮮紅的影像在空中遊走,只見Jónsi的微弱身影。之後演唱會進入瘋狂,轟然巨響白幕瞬間消 失,Sigur Rós開始一首又一首的經典詮釋。

不久,演唱會轉向細膩憂鬱,舞台上亮起了五六十個鎢絲燈泡,頓時音樂成為浩瀚宇宙中的背景。中場,他們還用冰島語替一位 小提琴女團員唱了生日快樂歌。感性過後,表演再度奔放,無間斷的沖擊與共鳴,Sigur Rós的音樂就像被舞台上令人昏眩的光束鎖在時空中,影像吞噬了音響,而旋律又解放了想像。就這樣一來一往,在表演的尾聲達到了高潮。在寒冷的冬天,吃一大碗拉麵,聽一整場Sigur Rós,恐怕再也沒有比這個組合更令人血脈噴張的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