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K・2013]

豔陽高照,同事邀約去河邊烤肉,但因為要趕去看影展,所以只吃到了烤香蕉。看到滿滿的人肉在岸邊烤著,也算是達到目的了。為期一周的紀錄片影展 (DOK.fest)昨天開始,所以晚上就去看了兩部。第一部是希臘牧羊人的紀錄片(To the Wolf),影像風格結合了Theo Angelopoulos和Abbas Kiarostami,晦暗深厚。說的是物質上的貧困與最後精神上的瘋狂。結局很震撼,讓我想起2010年拿到柏林金熊的土耳其導演Semih Kaplanoğlu。那屆的評審團主席,是我很喜歡的德國導演Werner Herzog,剛好這次的紀錄片影展,他就是主題導演,有六七部關於他的劇情長片與紀錄片。看第二部片時,坐我旁邊的大媽問我是不是慕尼黑電影學院的學生,讓我想起我年輕時也是個跑影展青年。

第二部片(Meine keine Familie)是關於一個奧地利導演尋找自己生父的過程。他是在”人民公社“(AAO)長大的,一個標榜性解放,消除自我,用行動藝術來解放自我的一個 公社。但是這種社會實驗,對當時很多青年來說也許有部分的正面意義,但對於在公社長大的小孩們,卻成為他們無法愈合的精神與人格傷害。隨著創辦人Otto Muehl的入獄,與公社的解散,越來越多的對公社孩童侵害的事實被揭露,無論是精神或是肉體上的。導演就是藉著與母親的對話,和拜訪所有”父親”與還有 幾個保持聯絡的公社孩子,來剖開這個自己一直無法理解的傷口,藉此可以慢慢愈合。這個故事終究是悲傷的,因為想要消除個人聲音的任何團體,都存在一個可被 預見的悲傷結局。

在回家的地鐵上,對坐的奶奶帶著”工作三十”(推廣一周工作三十小時)的胸章怡然自得地看著雜誌。出站時在我前面不斷抽著大麻的學生害我差點要滾下電扶梯。一到家馬上下起的大雨讓整個夜晚更加陰鬱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