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記・貳]

突然發現這邊居然有台灣人開的雞排店,所以趁著生日衝去捧場。買了加辣雞排跟鹽酥雞,老闆芭樂哥發現我是台灣人後,請了我一杯珍奶,也算是我今年收到的第 一份生日禮物。這裡是Santiago很熱鬧的一區,很多小攤販小賣場,很像我家附近的大同區。在異鄉吃著熟悉的雞珍,看著外頭似曾相見的街景,人生好像就在荒謬中不打自招。記得小時候生日,老媽都會叫我去店裡,拿兩顆熱騰騰的水煮蛋給我吃。她說生日要吃蛋,我永遠也沒有去考究為什麼。總覺得,寒冷的冬日捧在手中的蛋令人好溫暖。或許吃蛋,代表著簡單溫暖跟圓圓滿滿吧。每次到了生日,就覺得時間過得飛快,像是要把所有感慨時光飛逝的古詩淫詞艷曲都拿出來哀 嘆一般。然後發現自己已經到了那個年紀,就是每回有特別的節日都可以把時間往回推十年,遙想當年發生的事。十年前我花了兩個月走過中國西部,去了四川西藏新疆甘肅陝西,川藏進新藏出,再由絲路回到成都。那趟旅程讓我印象深刻,那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出國自助旅行。還記得回來之後,還寫了一篇無病呻吟的濫情文章,現在看來都覺得好笑。但人總是要長大的,生命不總是圓滿,以至於每一個令人感到溫暖的時刻,都心存感激。十年前退伍後遊西藏,十年後來智利吃雞珍, 我們都在跨越時間長河裡頭的喜怒哀樂下,被屈打成招,感謝那些在我身邊人們,無論你們現在多遠。

生日當晚跟朋友Luis和Elise去吃了美味的秘魯菜,滿桌的海鮮吃完,感覺血壓升高了那麼一點。肚子裡的東西還沒消化完,就被帶去Bel le Duc跳舞。店門口很酷地貼出公告,不歡迎任何有“恐同”行為或打扮的客人。行為我可以了解,但恐同的打扮是怎樣就很難定義,大概是不准穿“God Hates Fags”之類的tshirt吧。但能有這種宣示,也是很有氣魄,很令人激賞。Bel le Duc裡頭的舞池大小各一,主要是七八零年代主題的音樂,Morrissey,Donna Summer,Madana,Michael Jackson,Blur,New Order的Bizarre Love Triangle也出現了,最後還聽到Boney M的Daddy cool,覺得超有趣。裡頭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嬉皮文青,有哥德龐克,也有家庭主婦跟巷口阿伯。但總之氣氛輕鬆,跳起舞來也很自在。我們一直到凌晨三點多才走人,年紀大了還是不要太折磨自己。

隔天星期日我們陪Luis去投票,是總統大選第二階段的選舉。候選人是Pinochet時代兩位將軍的女兒,也算是從小認識一起長大,但現在分屬左右兩個 陣營。由於大多數的人對現在掌權的右派陣營很反感,所以大家都看好曾經當選過一屆總統的Michelle Bachelet。Luis投票的地點是在體育場,要搭幾站公車才到。我們中午出發,路上已經很多投完票的民眾。氣溫已經上了三十度,豔陽高照,不少小販聚集在體育場附近,賣冰水冰棒小吃等。體育場的外圍投票箱排滿一圈,所以幾乎不用排隊就可以投到票,算是很快速。但Luis很擔心這人潮遠比第一階段投票要少得多。他希望左派能大贏,即使左派候選人也不是多好,但他們強調要縮小貧富差距跟降低高等教育費用,對目前的智利而言非常重要。智利以前是採取登記強 制投票,也就是成年後你可以去註冊成選舉人口,但大大小小的選舉你都必須去投票,如果無法到場,還要提供證明,不然會被開罰。這次選舉是第一次取消強迫制,所以人們可以登記了不去投票,於是有人就會擔心選局情勢會被扭轉,像之前2002年法國人很糗地讓極右進入第二輪選舉一樣。還好,傍晚票開出來,左派壓倒性的贏了25%,Michelle Bachelet再次成為智利總統。我們只能希望她努力兌現自己的承諾。投完票後,回Luis跟Elise的家中,開香檳吃特地為我做的生日蛋糕。第一次在南半球過生日,也是很有意義。我們都希望有更好的明天,但等待無用,還是自己努力創造吧。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